俄狄浦斯情结

“总的来说,我父亲无论如何也算不上是一个坏人”

“尽管他有时一周连续六天喝醉酒并对我施加语言暴力,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他终归会有他自己的社交生活,别人让他喝酒他总不能不喝,这便是不给人面子,可视为自绝于人民,不符合人类的正常社交规则。”

“醉酒后人都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这是常识,没有人会对酒鬼的行为记恨。”

“何况,尽管醉酒,他骂我的事情总有一些是......

荒诞现实主义的悲剧旅行(上)

如果你是个细心的读者且是在我的Blog看到这篇文章,你大概可以注意到,这篇游记没有被分类到“自行系漫游指南”,而是“指手划脚”,没错,这两天的旅行,是个灾难片。

我没有试过完全满意的旅行,但我想我真的已经试过了一次完全不满的旅行,除了一分钱没花这件事。一周前就已经知道公司会组织免费的青岛游,想到会不怎么好玩,但真没想到,居然可以这么不好玩。

首先是什么?首先是清晨四点半的起床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