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看完小椴的《开唐》,之前我说小椴的开唐富丽堂皇,其势如行天之鹏,浩然之气充溢期间,但前半本到底失之虚妄,细节处理比以前好了太多,可惜这烟火气太轻,不管是肩胛那长空一刺,还是那雪馆吟诗,看到底,气势自是纵横,但到底欠了点,欠了点那美梦惊醒之后的破屋寒风、孤灯凄雨。

但小椴到底是小椴,今天得空,把第三卷《王孙》看完,怅然之意郁结于胸,但却不似当年看完《洛阳》之时那般看不开,说到底又成长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