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驳——关于一个评论的评论与一杯咖啡的副作用

好吧,我讲一个故事作为开头。

那是我刚上初中的时候,一天语文老师抽风要我们写一篇长篇幅的作文,十个题目,一个月时间,恰好我也抽风,立誓写一篇大作,于是我花一个月时间写了一篇一万五千字的科幻小说出来。当时我一时出尽风头,一万五啊,整整两个作文本啊,老师直接给打满分啊,同学们都很崇拜的传阅啊,这些不提,只有一件事我到现在都记得,一个同学看到我那两本作文本,只冷冷地说,写得多有啥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