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班车

(一)

我坐末班车回家。

我的住处跟工作的地方恰好在城市的两个方向的尽头,于是我会坐末班车回家。

我是讨厌公交车的,有些理由,但更多的源自一些不可解释的东西。于是我会用文字砌一道墙,把自己牢牢地围在最边角处的座位里,仿佛那是独立于其中的领土。

很多人误解我是性格很好的人,大抵在人前向来温和柔顺不起静电,便以为我是纯棉制品,连微笑都会多给一些。

我自己却是清楚......

老时光

如果说有什么事情最能勾起人的怀旧情绪,毫无疑问应该是收拾旧屋的时候。

很多东西,曾经很重要的很多东西,经常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被你遗忘。很多证据,证明你曾经的青春、曾经的天真、曾经的愚蠢、曾经的疯狂,往往在生活中,不声不响的消失了。很多你爱过恨过的见证、思考感慨的痕迹、伤害与奖励一切的见证,早在不知何时,早已不知所在。

然后当你走过很远的路,度过了很长的时光,突然之间,他们汹涌的出现......

温锅

生活跟小说的区别是什么?小说里的故事总是有头有尾,而生活你总是搞不清一件事的开始与结束。

从什么时候开始?从几天前我父亲的某个念头开始的?还是从我以及无数个相互没有什么关系的人被通知在911纪念日搬家开始的?还是说故事仅仅开始于我重新站到废屋的门口的那一霎那?

今天很冷,夏天似乎在昨天跟ST的会面结束后戛然而止,昨天上午我还在一边流汗一边埋怨自己杞人忧天的穿长袖出门,晚上离开时,雨......

戒网日记

(一)

每年都会有那么几周,因为一些主动或是被动的原因,我会戒网一段时间,也不算完全划清界限,至少手机还能看看google reader。这几天就是这样。

我讨厌依赖感,电脑很重要,互联网也很重要,但我希望我自己能够更重要,我希望我不至于离开网络就无法生存。这里面始终有一种隐约的危机感,它促使我长久以来由一个对自己的规定,无论什么时候,如果我想离开,我必须带走的东西不应该超过一个双......

姿态问题

(一)

如你所知,我曾经在富士康卖过两年的命,就个人体验来看,大多数时候,并没有那么可怕,尤其是坐进办公室以后,虽然无聊,但考虑到每个月不菲的工资,我是完全没有轻生的念头。

但也有例外,这两年中,有那么一段时间,嗯,是三周时间,我可以记得很清楚,因为每次哪怕是回想起来,我都恨得牙根痒痒。

那时还在生产线上工作,夜班十二小时连加,但这不是重点,在富士康工作过的人对于加班都有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