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态问题

(一)

如你所知,我曾经在富士康卖过两年的命,就个人体验来看,大多数时候,并没有那么可怕,尤其是坐进办公室以后,虽然无聊,但考虑到每个月不菲的工资,我是完全没有轻生的念头。

但也有例外,这两年中,有那么一段时间,嗯,是三周时间,我可以记得很清楚,因为每次哪怕是回想起来,我都恨得牙根痒痒。

那时还在生产线上工作,夜班十二小时连加,但这不是重点,在富士康工作过的人对于加班都有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