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素数的名义忘记

话说我从三天前就开始考虑今天说些什么比较合适了。这个悲伤而又荒诞的节日。

从大约三天前开始吧,人们以各种语言或行为明确不误的提醒我,某个重要的节日要到了。我不得不重视群众的意见,于是很认真的思考要不要在这个重要的节日说点什么。

是“孤独是可耻的”还是“单身贵族的亿万零一个好处”?于是两个不同的声音在我脑中吵架吵了两天两夜,在昨天晚上,我照例在做苦工的时候走神,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