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北说要有光

豆瓣是个很奇怪的网站

我在想如果硬要把一个网站以某种形式定位的话,那这个豆瓣的定名是最难做的,我想了想,应该是“如果我给外国友人介绍中国的网站,如果只有唯一选择的话那么我的选择网站。”

好绕口……

之所以这么难,主要原因在于豆瓣自己。完全四六不靠,不是最大,不是最有文化,不是最有钱,不是最有前途,不是最有潜力,不是最有创新,不是最有活力,不是最有趣,不是最有价值,不是最……......

尚能饭否?

饭否回来了。

我印象很深的是老罗的话,就像一座居民被突然撤离的空城,突然开放了,几个人先回来了,他们发现城市的时间仿佛静止了,一切保持着原样。这种时间的错位感,我想我能懂。

我不想讨论太敏感的话题,事实上饭否跟我没什么关系的,它出现的时候我刚刚开始使用GR,那时我还依然保持对微博不屑一顾的态度(当然现在也一样)。那时我还不知道和菜头,我还不知道东东枪,不知道宋石男,那时的我,还在玩......

Hacker时代

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这个消息,也不知道大部分知道这个消息的人是否真的知道这个消息的含义,wiki解密事件,我更愿意理解成Hacker时代的一个信号。

什么是Hacker?我不愿意简单的理解成那些软件技术控们,他们只是这个神秘世界的一部分,他们中有计算机水平只能算还好但精通人事的社会工程学Hacker(当然如果尊重传统的叫法他们应被称为骗子),有在自家卧室里培养克隆胚胎的生物学Hacker,有......

复杂的和简单的

如果用最少的关键词来描述我自己,我会用“矛盾”这个词。(有时我也觉得换用“不和谐”更有趣一些……)我的个性与思想充斥的这一特性,今天简单说一点,复杂与简单。

读书时我经常遇到一件很不公平的事,一般是做数学题,有段时间我常常把我的答案推导过程精简到三行以内,在我看来这再明白不过了,不过判卷老师认为我是抄没抄全……

前一段时间有人跟我说,你说话好复杂啊,就不能简单明确一些么?于是我扭头......

你的世界有多大?

在我的观念中,唯一比自行车伟大的发明是互联网,它的意义在于,它提供了某种公平,虽然并非绝对公平,但就算是这种相对的公平,在现实世界中几乎找不到。

我每天可以看到昨天刚刚上映的动漫,可以看到很多我热爱的杂志专栏作家免费贡献的优秀文章,可以看到哈佛耶鲁的公开课,可以聆听世界另一端刚刚出现的流行乐,可以以极低的代价学习一切我们想学的技能与知识,如果你想,你能获得整个世界。

是的,开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