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旅行者的留言

有一个很诱惑的话题,“当你回到**岁的时候,你可以改变些什么?”

曾经有段时间,我装的过了头,听到这种话题,眼皮都不抬就会回答,我不能比我当时做的更好了。好牛逼啊,我真心怀念那时我那种十足霸气的中二心态。后来撑不住劲了,一点一点的软化,一点一点的学着生存与相处的技术,终于有一天,我觉得我模仿地球人已经以假乱真了。然后,突然间,懂了什么叫后悔了。真的是心里遗憾,难受,想扒着月份牌倒回去,先抽那个傻逼一个嘴巴子,然后告诉他,怎么做才是正确的。

这其实不可能,我这人嘴上凶,抽人这种事干不来,而且,逆转时间这种事,时空管理局会派人来抓我的。到时候我不能告诉他,因为我买的那副耳机太贵又没怎么听,所以我想换一辆自行车可能更有意思一点,这太作弊了。我这人先天人格不健全,每一种正常的心态都得多花个十几年才能学会,所以格外珍惜,后悔这东西,再难过,也得放嘴里翻来覆去的咀嚼,希望这种味道真的能苦中做出点乐来。

到这个年纪,不会再幻想了,也会想,但真心不信了,凡事心诚则灵,所以只想也没用了,不灵了。但事情确实公平,你放手一样,总有人塞给你另一样,明白这个道理,心就不会太急躁,不会写诗了?那就是开始会写小说了,不会写小说了?那就是改会写杂文了,连杂文都不会写了?那说不准就是该涨工资了,诶?真涨了?我就说嘛。事儿就是这样,你说我混吃等死不知上进也行,你说我……怎么说都是没出息吧……

以前看书的时候看到,每一个儿子一生都在重复他的父亲。然后我就很害怕,同时觉得这事太扯了,我爸?那人是混社会的,初中毕业证都没有,整天狐朋狗友一大堆,什么事都做不好,自以为本事天大其实什么都不会,最大的资本就是有个好爸爸。我跟他怎么会一样,我那么老实,我那么刻苦学习,我那么内向,我肯定有光明的未来。然后莫名其妙的,我连本科毕业证都没有,放在当下差不多跟我爸也差不多学历了,工作也就是混日子,什么都知道一点也什么真本事都没有,靠的还是老爸给的房子所以没什么生活压力,我的朋友?现在搞文字的基本也就相当于不务正业了吧。我骑行万里,突然想起,我爸在小的时候讲给我的那些故事,那是他年轻的时候,一人一辆货车,走过中国地图上所有的黑线。就这样磨磨蹭蹭的绕了一大圈,我困惑的站在成年的入口,看着一个笑容邪邪的帅气小伙,蹲坐在马路牙子上看我,眼神里半是讥诮半是宽容,让人一点火都发不出来。

我是那么走运,我能看见我的未来,所以愈加之恐惧。那个人,那个我一点也瞧不起的人就是我自己,那个人其实比我强,真的。他在他的路上走的要更好,然而他失败了,很不光彩的,像一个战争突然结束后的将军,无所适从。他面对的灾难从来都不是他遇到的那些意外,不如说那些意外救了他,让他可以体面的被这个世界打败,在明明毫无胜算的情况下。可以有愤怒的对象,可以有失落的借口,可以保留最后的自尊。我总在想,难道他会想不到这些么?难道他会不知道,他面对的失败与其说是一种结果,不如说是一种注定吗。

父亲看起来没有那么痛苦,即使我讨厌他,甚至憎恶他,我还是承认,他做的还不错,大概,也只能这样了,他依然可以还算开心的度过每一天,在酒精的麻醉中吐出一个又一个让人心绪不宁的故事,这种时候他大概就可以看不见对面的同情目光,看不见屋子里的颓败之气,看不见他的敌人与爱人,看不见我。可我还看得见,我不比他更勤奋,我不比他更有天赋,我的运气大概也不会比他好,那我有什么理由相信,我选择一条不同的路,就可以走得更远?

我很想跟他谈谈,但我其实更想跟十八岁的自己谈谈,就像一个真正的父亲那样,安慰一下开始面对挫折的那个小鬼,告诉他不要把那些痛苦的事情太当回事,告诉他你其实真的挺牛逼的,告诉他省着点钱花,因为挣钱真的挺麻烦的,告诉他你其实不讨厌那个女孩子,你是喜欢他,你应该跟她处好关系,哪怕哪个女孩子真的瞧不上你,那后来她跟你好友在一起的时候你也不会太别扭。我不用教给我什么,因为所有的东西我自己一定都能学会,所有别人教给我的东西,我都忘了。我没有答案,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我看着我爸爸,似乎未来也没有,我只是害怕,我能做的也只有骗自己说不用害怕。

我跟他不一样,我还是会这么说,我也会这么做,在我讲的故事里,那个代表过去叶泽一战胜了他所有的对手,然后在自己跟自己的对弈中,漠然而逝,而另外那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后辈,一招一式的模仿着他人,在无人所知的角落,继续做无谓的抵抗。

2013-01-21 00:1848未来梦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