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

又到这一天了。

我内心终归是很传统的人,尽管不喜欢,还是会把除夕当作一年的结束与开始。

每年的这一天我都会写一篇东西,大多是在后半夜,人们睡了,不再吵了,我拿起笔,用文字散掉自己的嗔怨之气。

然而现在却出奇的平静,毫无往年抑郁淤积的感觉。总觉得,像是宽恕,又像是理解。

去年一年依然很充实,又认识了一些人,又换了一个新的环境,又发生了一些事,又学会了一些事。然而去年许下的最大的愿望没有实现,当然也可以说“非不能也,是不为也”

我没法记住我到底做了哪些事收获了哪些事,只能模糊的觉得自己尚还对得起这一年的光阴。未有惊喜也无大失望,说是岁月静好,其实不过是无聊,然而又觉得也本该如此。

虽然还是不甘心很多事情,看不过眼很多事情,但也莫名其妙的不再觉得怎么样了。

我想明年的一年,是我学会宽恕跟平静的一年吧。

见过了有些事,做过了有些事,于是终于学会谅解,这种心灵鸡汤一般的话,听了也就忘了,但忽然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觉得不是自己理解了,相信了,而是自己早已经这么做了,自己却未发觉。

再少说一点话,尽管说的已经比较少了,但还是希望能再少说一点,不懂、不解、不喜、不明,于是不说,不说不会就不想,但多少能让人少惹烦恼。

等会我会回到客厅,跟家人一起吃饭一起看春晚,笑着吃,笑着看,无论如何,总要学着慢慢跟世界和解,在我还没强大到可以战胜它之前,并非妥协,而是尊重,它自然而在,现在如此,过去如此,可能将来还是如此,这本身便值得尊敬,并非它做了什么,而是它本身,我终于知道,一件事,能长久的存在于此,本身便值得尊重了。

依然会走,会害怕,会犹豫,但终归还是好奇,永远会自己告诉自己不可能比之前更难,虽然永远都逢赌必输。然而,谁能告诉我怎么才能不再好奇啊,没办法啊,我这辈子估计是既不想也不会去学会怎么克制自己了。

我想更加诚实一点,这被我视为强大的证据,而不被我拥有,所以我依然正能被称为可怜,而依然不值得同情。诚实,这是独立的证据,不再那么紧紧绷着自己,不再随身携带谎言,不再做各种讨厌的事情。

然而这些都是不可求的,早就知道这一点了,可以知道,可以看见,可以经过,却没办法求得。

当然,还是想更加快的学着做一些常人之事。

我看了看新收到的短信,心生欢喜,接着又搔首踟蹰,不知所措,答案么,我早知道,我知道该怎么回答,不管对方真正的心意是什么,只是,短信写完,还是存起来吧,我尚还没有回答的资格。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2012-01-22 09:3453除夕爱情春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