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山就在那里

一个人……一辆单车……三天旅程……四百公里……两次在黑夜里翻跃山岭……十次用车轮切割海拔七百米等高线……秒杀秋名山的十二发卡弯道……找不到路……体力耗尽……走到GPS上无法定位的盲点地带……双腿抽筋……沿着碎石路速降……单手控车与飞驰的货车在夜路上竞速……死神就在我的背后……有人问我为什么?因为,山,就在那里!

缘起

这一天我等了很久,做民工就得面对,每年就只有两次可用的假期,五一去了泰安,然后一直在等待,一直在期待,一直到两周前,我都准备去北京的,路线、计划都想好了,然而两周前打开谷歌地图,切换到地形图层,一瞬间,我没兴趣了,济南以北,一直到北京为止,是一大片白色淡绿色,华北平原,平均海拔起伏不超过一百米,无山、无水、无风险,我只需要以每天二百公里的速度暴走,完成计划仅仅是速度问题,这不过是时间地点不同的上班路。

那么,有哪里能更有趣一些么?地图已经给出了答案,济南-博山-青州,群山环绕,两座大型水库,一个天然湖泊,还有……当时仅仅是从地图上看到,完全不知道意味着什么的,海拔九百米等高线,在这之前,我骑行过最高的地段是海拔五百多米的济南与泰安界,那一次,我骑到腿软也没能最终完全骑上去,最后一段是推上去的,而这一次,地图上的路线最高一路到达900米以上,致命的危险,致命的吸引力。

到得了么?不知道。还有更好的么?没有了。所以出发。

逃离城市

所谓黄金周的意思,就是群众热情之火足以融化黄金的地狱。我很清楚十一的济南会变成如何疯狂的拥挤,所以我决定尽早逃离。

尽管如此,前一天做准备到很晚,十一早晨六点才能起床,半小时后,我跟流言兄上路了。

家在济南的北边,所以第一段路纵穿济南市,济泺路-英雄山路,早晨的济南,大概是她一天中为数不多的美丽时间,空气微冷,天阴,昨夜似乎下过雨,呼吸着潮湿,我跟流言兄状态都很好。

没想到整个旅程的第一次危机很快就到来了……当到达市区边界的时候,我拿出手机准备第一次定位,结果……没话费了……一号是每个月的第一天……没话费了……已经出市区了……没话费了……

退回去是不可能的,反正这一段还是认识路的,硬着头皮继续走,好容易找到一家充话费的,“不好意思,我们这里只能充移动的”……好吧,最后,我还是充上了话费。

第一个目的地是锦绣川,很漂亮,但与后面的风景比起来,实在是很平常。这里没有危险,这里没有体力耗尽,这里也没有惊叹。

我在想,美丽或许真的跟危险有关。

七星台的打击

在我到达七星台之前,我真的不知道七星台。

这句话说的很拗口。回来后我才知道,七星台是本地车友的保留节目,很多人都挑战过,路线跟我也大体相似。然而去之前,因为谷歌地图上并未有明显标识,我只是过了西营镇查地图时才发现,海拔700,第一天旅程中第二高峰。

没有概念的意思就是没有准备,沿着盘山路上山,大约过了一半,我就不得不下来推,完全没想到这里原来这么难搞。

这一段路多少有点硬来,过了半山腰后基本上是骑两百米推一百米,期间无数自驾游的汽车从旁边过去,大多好奇的看我一眼。

当时鼓舞自己的是这里是最难的地方,过了这里后面很大一段都很轻松,当时完全不知道,七星台差不多是这三天旅程中最简单的一个难关了。至少,天还是亮的,至少还是双车道柏油路。

给我印象很深的是这里的动物们似乎不太怕人,有一只猫陪着我在树下看着一只鸟好久,但大家都这么平静的对望,仿佛是熟人一样。

就这样一百米二百米的慢慢上去,到山顶,双腿开始发紧,但也仅此而已,感觉很累,也没做停留。甚至没有什么特别的成就感。我讨厌人工开发的景点。简单吃了点东西,开始下山。

上山大约不到两小时,下山大约不到二十分钟。

雪野湖

从七星台下来的时候没有感觉,毕竟是一路超级陡坡,带着刹车往下滑就好。但紧接着从黄崖到垛庄水库的这一段,起伏其实完全比不上七星台那一段,大约也就是四百米左右的海拔,但估计是之前用力过猛了,这一段体力急剧下降,居然好几个坡都不得不下来推一段。

不过这时候还很乐观,因为基本的时间规划还都算是符合,一直到达雪野湖畔,只比我的预定计划晚了半个多小时。

雪野湖边有点冷。风冷,人也有点冷清,估计如果是大一点的城市,或是出名一点的旅游景点,在十一估计会挤满人。但这里不亚于我曾看过的黄前水库,确实很漂亮,可惜,没有看完。

原本的计划是绕雪野湖一圈后回到327省道,不过仅仅是看了一小半左右,发生了点意外,在一个上坡那里,双腿抽筋了。

这是第一次遇到的事情,尽管自己明白自己体力不算是很强的,但能累到双腿抽筋还是第一次,不得不下来车子,推着走了一段,认真推算了一下接下来的路程跟体力情况,决定放弃绕雪野湖一圈,直接返回327省道,原因是,我终于注意到,到达博山之前要经过一个海拔七百多的山口,有了七星台的经验,我不得不给自己留出尽可能多的时间。

事后证明,这次旅行中唯一一次更改路线非常明智,尽管还是有一点小小的遗憾,毕竟,我并未看到雪野湖的全貌。

与太阳的战斗

离开雪野湖,我以不算快的速度开始往陈峪岭隧道(海拔五百左右)进发,这一段不算长的上坡我却结结实实走了一个多小时,我开始有些担心,因为显然太阳跑得比我快了一点。

也是从这一段路开始,我开始停止拍照,尽可能快的赶路,但问题是由于体力分配不当,到了这一段,我已经明显有些疲劳了。

一般来说,骑车子总是喜欢下坡,快,轻松。但直到这时,我开始讨厌下坡了。因为下坡就意味着,下一个坡还是要从零开始。

到达吉山村的时候,天开始变暗。

仅从地图上看,我第一天的目的地已经不远了,只要翻过一个山口,就可以到达博山。

我犹豫了一下,放弃了停下来吃饭的念头,试图尽量在天完全黑之前到达山口。

从这里一直到达官庄之前的这一段,路段尽管是一直上升,但还算平缓,我尚可以保持较低的速度骑行前进,但速度太慢,在到达官庄的时候,我已经不得不装上车灯了,与之同时,我发现我的体力基本上完全用光了。

暗夜驰行

天黑的速度并不是均匀的,天一点一点的变暗,但突然之间,一切光线都消失了。

秋季山区的昼夜温差会比较大,这一点我有所准备,但还是准备不足。

我估计到我会比较累,但在我最初的计划里,第一天的骑行本来是最轻松的一天。

各种问题似乎一下子凑在了一起,黑夜、弯曲的山路、超过十五度角的陡坡、饥饿、寒冷,然后是恐惧感。

在到达海拔五百米的官庄的时候,我已经完全没有力气继续骑行了,哪怕是下来推,本来并不算沉重的自行车压得手腕很难受,身旁是不断急驰而过的货车,那个“20点后禁止客车通行“的牌子进一步加深了我的恐惧感。

事后看地图,从官庄到桃花泉村再到山口(海拔700+),其实只有不过三公里多,但由于完全是一步一步推上去的,中间还不断停下来休息、吃东西,我想我花了一个小时左右才到达,如果不是我喝了一瓶咖啡,我想时间可能还要长。

中间很多次我考虑过拦车求助,但最终,我还是自己上到了山顶。

问题到这里并没有结束,很难说,在天完全黑的情况下,上山跟下山那一个更危险一些。

到达山口是在晚上的七点,已经超过计划接近两个小时,当时也已经完全没有危险不危险的概念,直接就按着闸冲了下去。

五公里,二十分钟到底,各种发卡弯,各种亡命车辆,在当时完全没有特别害怕,脑中反而都是些奇怪的东西,按闸的左手痛死了……天真冷……他妈的怎么还没到……麻痹会不会开车啊小心撞树……饿死我了我要吃饭……

然后,我就到博山了。

休息与犹豫

两天的住宿都是在网上订的,第一天是淄博博山区的格林豪泰,一家连锁商务酒店,很好找,比我预想的规格还要好那么一点。

赶紧给亲友们报平安,放下东西,才开始担心,仅仅是第一天,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痛,双腿肌肉明显运动过量,边吃饭,我已经在筹划改变第二天的线路了,毕竟在我的计划里,第二天要难得多。

回到房间里,用最热的水冲了半个小时,给手机充上电,开始估量第二天的行程。

从距离上来看要短一些,困难集中在峨庄乡至仰天山之间那一段仅从地图上看都会害怕的路线,但从时间分配上来看,应该在中午到下午走这一段。无论如何天黑之前可以走完。

对自己的体力一下子没有信心了,可就这么回去那未免太令人遗憾,最后决定,前半段按原定计划去太河水库,游览完太河水库后,根据体力情况决定是否走那段死亡山路。

然后很早就睡下了。

第二天醒来,身体情况好的让我自己都感到奇怪,百分之百恢复是不可能的,但至少恢复了百分之八十左右,各种疼痛基本都没什么特别厉害了。下去检查了一下流言兄,它比我可靠的多。

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下疯狂的吃了一大顿早餐自助餐后,我再次出发。这时候,我心里想着,或许我可以做到。

山水之间

关于景点的标识我有一个自己的理论,A的数量越多,一般越烂,这些烂景点极少数好看的地方都会挂上牌子提示你,”游客止步“。

不过有一个牌子几乎可以视为好风景的最佳提示,”国家X级水源保护区“

太河水库是国家二级水源保护区,所以这里是我一路上看到最美的一段风景。

好风景一般都要有点代价,想看全太河水库意味着要从博山出发先走上二十公里的起伏坡路,在沿着村级公路走上五公里左右,到这里才仅仅是开始。但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觉得超值了。

连绵的山谷,因为游客而渐渐富裕的村落,一直到达太河水库之畔,我还是最喜欢这种未开发过的地方。

我说了,这里只是开始,接下来,山路会围着旁边的山谷一直往上延伸,一直爬到海拔四百多米,视野逐渐宽广起来,或许因为经历了昨天的洗礼,这一段基本没怎么推就到顶了,我依然很享受那些私家车游客们的注目礼。

尽管走了很多山路,但这一段我觉得最是舒服,坡度不算夸张也不算轻松,视野开阔,道路一侧是峭壁一侧是远处的水域,风景极美,而且有一种在天上骑车的感觉。

顺着下坡一路滑到底,这里才是太河水库风景最美的地方,也是我要做出选择的地方,我可以转向北边,不算多么困难就可以到达青州,或是继续按原路玉皇顶-云明山-峨庄-淹子岭-青崖顶-上龙宫村-下龙宫村-横栏村-草峪-桃行村-反个崖-猫头崮-模云崮-仰天山。

我会写这么详细,是因为我选择了这条路,我想还没有人走过这一段路,即使是在地图上也有分歧,其中很长的一段在百度地图上是不存在的,而另外一段,百度跟谷歌地图的标识应该都是错误的。

最美丽的地方,只有迷路才能找到。

危乎高哉

在峨庄我接了ST一个电话,我告诉他,所有可以转弯的路线我已经全部放弃了,只有向前。

一路上我最常跟自己说的一句话是,这里已经是最难了,后面只会更简单。可惜的是,这条路线真的让幼稚的我大开眼界,人对自然应保持敬畏,这句话,不是说着玩的。

先是不断上升的海拔,对应的是双腿的疲劳度的积累,有了第一天的经验,我体力分配上更合理了一些,定时的休息恢复,让我在这一段对速度与体力的控制保持得很好。紧接着道路开始变化起来,随着海拔的升高,路况越来越差,再也没有平缓笔直的上坡,只有沿着山壁蜿蜒爬升的小路,在到达淹子岭的时候,尽管有心理准备,看到面前连石板路都没有,碎石与黄泥构成的山顶路线还是难到我了。

这只是开始,由于路况实在太差,我只能完全推车行走,而另一方面,由于路线实在过于奇怪,我不得不用手机重新定位我的位置,于是,我彻底不淡定了……

我不在地图上标注的任何一条公路上,甚至几次定位位置总是变来变去,这里是海拔八百多米,我跟流言兄,周围是荒草、碎石路、以及看不到尽头的群山。哦,对了,这里还没有手机信号……

怎么办?向后退?无论任何一条路我想八点之前到达青州都是不可能的,向前走?这里是哪里?向前会走到哪里?前面还有路么?有路的话如果全都是这种路该怎么办?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不知道的意思就是,我有害怕的感觉却没有害怕的时间,这时已经是下午,我决定无论如何先向前走试试看。上坡还好,有很大一段的碎石路下坡就很纠结,不骑着的话实在太慢,骑着滑下去,流言兄并不是擅长越野的类型,而且这里,实在太危险了。还有各种黄泥坑,我不得不在有的路段扛着车子行进。

一个小时后,我终于看到了公路,我终于找到了手机信号,GPS终于告诉我我走到了哪,我在上龙宫村。

Veni, Vidi, Vici

从上龙宫村到横栏村一带似乎是阳光常年被三面的山挡着,到处散发着青苔的气味,空气很寒冷,比山外至少低了五度左右,村落里也没什么人,青崖、流水、飞鸟,安详的世外桃源,大树们在未受干涉的情况下长得极高,对于我这个生人,只有村头的狗才会表示惊讶,然而我在它还没有叫出声来之前已经飞快的滑过去,一路向下,好像在飞一样。我没有留下任何照片,这两天在最危险的路段我都未留下任何照片,这只是属于个人的记忆。

到达横栏村的时候我有一个选择,向左,走一条不太难的县道,可以轻松一点到达青州,考虑到我刚才惊魂未定,这实在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向右,草峪-桃行村-反个崖-猫头崮-模云崮-仰天山,这是原定路线,意味着我还要再蹬上一座海拔800以上的山岭。

这时候已经快要四点了,太阳在山口催促着我的决定,尽管控制的比昨天好,但体力依然所剩无几,但都走到这里了不是么。

果断向右,向上,再向上,再向上,仿佛走不完上坡。所幸这时已时不时有车从身边开过,大概是从仰天山下来的,总算有人迹了。

在计划开始的时候,这一段路最吸引我的是那段12发卡弯,不过我搞错了,那一段在我这个方向不是上山的路,而是下山的,这在我突然进入仰天山景区后才突然反应过来。不知不觉间,最后一座高峰,也是此程我最想到达顶峰,已经在我脚下了。

不过,我没有多少时间用来游览,这时已经过四点半了,我必须追赶太阳了。

死神在脑后吹了口气

先是带刹车往下滑12发卡弯的时候左手由于长时间用力,有点轻微拉伤,然后由于呼吸了太多寒冷山风导致肺不太舒服了。不过这些都顾不上,我只有一个念头,我不想再来一次夜过山岭了,快,再快一点。

但速度不说,距离总在那里摆着,一路跑到黑虎山水库转弯处的时候,天又一次开始变暗了。

最后的G81县道一段路并不算特别长,24公里,走完就到青州,胜利在望,坡度也只有四百多米高,在之前的洗礼后对这种高度已经没有概念了。

走不多远,天就暗到看不清路的状况了,我停下来准备装上车灯。

车灯座找不到了……找不到了……怎么找也找不到了……老天爷您非要玩死我才开心是么……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继续走,手电很小,我右手拿着应该依然可以控把。

这时候是六点多。

果然,九九八十一难少一次都不行的。

说起来这一段路真的不算特别困难,放到整次旅行里甚至可以忽略不计,然而,黑夜,县道,坡道,单手控制……

上坡还好,过了石虎隧道,开始下坡,问题来了,左手因为之前用了一天的力已经有些拉伤了,现在,控制跟制动的压力都压在这只手上,一到下坡,尤其是黑夜,我不得不用它精准的控制滑行速度,以至于越来越疼,右手由于长时间一个姿势的捏握手电,也开始有些发僵。

然而这条路似乎并不那么平静,两个方向的大货车都以明显超速的速度疯狂飞驰,而我这里又想尽可能早的到达青州。

事后,我跟ST说起这一段,ST信誓旦旦的说,死神打盹了。

四星酒店

去之前,在网上订酒店,青州能选择的很少,只有一个银座佳悦我认识,有点贵,但可以接受,就订下来了。

找到门口,呃……档次好像有点过高了……原来不是商务酒店而是四星级酒店啊……这里真的有停自行车的地方么……大堂MM您冲我笑的这么YD干什么……我不就是一腿的黄泥么……

第一天的格林豪泰我已经很满意了,比我之前出门住的青旅要好得多,但跟银座家悦比,那还真的是寒碜的不得了啊。

具体的不多描述,总之我好像乡巴佬进城一样新鲜了好久才睡的觉。

于是我对第二天48元标准的免费早餐也格外的期待。

第二天醒来,果然运动过量了,膝盖发软,手腕依然疼得不得了,下楼去吃早餐心里想着,作为一个工薪阶级民工,吃回本来不算掉价的。

但我果然还是太嫩,那些明明看起来颇有些身份地位的大哥大姐们,一进自助餐厅便狰狞毕露,比眼疾,比手快,那个我也不是对手啊……

所幸不限量供应,我终归还是能吃得很饱才离开。

没出息就没出息吧……

最大的敌人是

在我本来的计划里,第一天是多种路线的热身,第二天是山路挑战,第三天是竞速赛。

最后一天的路很简单,青州-济南,325省道-309国道,一条直线,150公里。

经历了前两天的,海拔起伏400米以下的坡度都已经没有感觉了……

但也没有那么简单,首先是时间,我希望能尽早到达,在这之前我单日骑行距离还没超过过100公里。

然后是身体,两天的疲劳、运动过量、外伤内伤积累下来,到最后这这一天,体能下降很严重。

还有流言兄,这两天一直很靠谱,表现一直很好,但到最后一天,连它也开始出一些小问题,什么车把松动,什么中轴异响,似乎它也把前两天攒下的问题一起暴露了出来。

还有太阳,明明前两天都是多云天气,空气凉爽,最后一天偏偏晴空万里,烈日如灼,我好想在微波炉的烧鸡,外焦里嫩,加热均匀。

最后是……屁股,这一天下午,我给自己说了不下五十次“屁股不疼,屁股在树上呢”这个冷笑话来分散注意力,你懂的……

不过,到底都是些小问题了,我只需要蹬蹬蹬,疯狂的赶路就好了。我告诉自己,不到章丘不准吃午饭。

于是我晚上六点,回到了济南。

鸣谢

最后,照惯例,首先鸣谢中石油中石化对骑行运动的大力支持,在公路旁建设了数不清的免费公厕。

然后是流言兄,三天里无路多么险恶的情况,你没有打滑,没有崩断闸线,没有掉链子,没有爆胎,没有把我撂在路上,没有你的支持,我绝对无法完成这段路。

还有美国Google公司,感谢你提供优秀的地图服务,在百分之九十九的路段给我提供了最精确的指导。

好吧,下次,再见。

完整原文地址:http://yaoyer.com/2011/10/05/212/

相册地址:https://skydrive.live.com/redir.aspx?cid=7fe5ec0098f5784b&page=play&resid=7FE5EC0098F5784B!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