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网日记

(一)

每年都会有那么几周,因为一些主动或是被动的原因,我会戒网一段时间,也不算完全划清界限,至少手机还能看看google reader。这几天就是这样。

我讨厌依赖感,电脑很重要,互联网也很重要,但我希望我自己能够更重要,我希望我不至于离开网络就无法生存。这里面始终有一种隐约的危机感,它促使我长久以来由一个对自己的规定,无论什么时候,如果我想离开,我必须带走的东西不应该超过一个双肩包,而我希望我占有的东西不超过一辆自行车的载重量。

多年来潜意识里始终有一种自卑感,就像朋友说的,我其实不过是一个人形的百度知道,只知道别人回答过的问题,自己脑中所有的一切毫无特别之处。任何人花同样的时间阅读我阅读过的东西,他只会比我做得更好,而网络更加深了这种恐惧,任何人,只要他想,可以毫无门槛的在互联网上找到一切我所知道的,我唯一的优势不过是提前看到了,但我的记性又是那么的差劲,有谁会比我还容易被打败?

我曾有一个推断,任何同龄之人,他们一生中接受的信息量应该大致相等,人与人之间的思考能力应该也是相差无几,那么任何一个人在相同的时间点上的思想总量应该是大致相等的,仅仅应该只差距在分配不同。根据这个推断,我对年长者始终保持着相当程度的尊重,出于对他们思想量的尊重。

可是我好像错了。

(二)

我从小就是那种喜欢“犟嘴”的孩子,为此遭到过各界人士一致的批评与教育。

这倒是不怪他们,西方积累了几代的现代教育,终于大部分家长在理智层面上接受了“孩子的反驳是其童年期的思考与信息积累的重要手段”这一结论,从本能上没人会喜欢别人的反驳,而这一点在我们的社会环境下格外惹人厌。

所以我所见的同龄人大多不会辩论。辩论与演讲,现代社会最重要的个人能力在国内都回被环境提前扼杀,以便于你适应国内原始的丛林部落法则。

有很多人告诉我ta也喜欢辩论,然后没过多久我就发现ta其实完全不懂辩论。ta们的辩论其实永远都只有一个很明确的论题。不是“什么是对的”,而是“我是对的”,多有意思啊。

在辩论中我是永远的“反方”,因为我很早就明白了一件事,我不是对的,对方也不是对的,绝大多数情况下没有什么“对的”事情,只有“比较好的”,甚至“不是最差的”。

国内辩论赛经常用一个古怪的口号,“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于是我们可以看出其讽刺之处,首先一定要不伤和气,然后第二追求就是胜利,至于其它的,甚至都不在讨论之列。然而辩论跟胜负有什么关系?我们关心的难道不应该是我们通过辩论获得了什么新的思想么?或者说您就是冲着奖励来的?

一个良性辩论的预设前提是双方随时可以互换座位,而不是你只能选择一方,如果你不了解你的反面,你做不到为你的反向观点辩护,那么辩论就只能沦为争吵,没有任何意义。

智者辩,无论胜负,皆有所得。愚者辩,无论所得,只见胜负。所谓智可及,愚不可及,古人诚不欺我。

(三)

信息时代的证据是,每个人的注意力永远不超过三分钟,每天都有“重大事件”发生,每天都有无数“重大事件”被人们忘记。再没人记得圣经的教诲“There is no new thing under the sun.”也再没有人能分辨出什么是真正重要的事情。

我这段时间一直在关注英国发生的事情。有人说不过是没有摇滚版的伍德斯托克,或许。但我看着更像是微缩版的“文革”。

青年们抢劫、焚烧、伤人。青年们愤怒而又不知所措,也不知为何。

何坤阳说所谓民众的劣根性是结果而非原因。可是我们在不同社会环境下总看到相同的事情发生,无一例外,无一值得拯救,我们仅凭运气生存。

我不知为什么有人依然可以相信人类是天使的后裔,或许这种天真的想法本身就是证据?我宁愿以最大的恶意揣测他人,也希望他们如此对我,然后大家各自做好自己的事情。

(四)

我跟家里人提起过很多次,我希望一个人出去住。

理由有很多,自由、培养自立、精神锻炼、距离产生美等等等等,被反驳理由也有很多,社会环境、自制力差、乱花钱、孤僻等等等等。

于是陷入僵局,我讨厌恶性冲突,所以我不会无视他们的意见强行做出选择,不过我不高兴,不知道这一点对他们来讲是否有意义。

吐槽家长是挺没意思的事,简直就好像欺负弱智一样没出息,他们没文化、自以为是、总用惯性思维思考问题、实在说不下去了就直接使用大招“家长权威”或是“情感锁链”,跟他们吵真挺没意思的。

所以我只跟他们说过一遍青年单身男性独居的重要性后就闭嘴了。然后开始思考自身问题。

为什么一定要搬出去独居?是真的需要一个这样的环境,还是在逃避麻烦?真的能培养独立精神?一定要独居才能培养自立精神?真的钱不够用了就会学着节省?自立能力只需要把自己抛到野外自然就可以学会?是否真的是在恐惧社交与人际关系?是否仅仅是为了反对而反对?……

很多问题,很多很多问题,我觉得不能用一个“大改变”来解决所有事情,我们都喜欢用“等到了……时候,我就能……”这个句式,然而事实是,我们总可以在开始的时候改变自己,最终的结果却总是回到最初的起点,除了环境改变了,什么都没改变,该邋遢还是邋遢,该依赖还是依赖,该乱花钱还是乱花钱,该不喜欢做饭还是不喜欢做饭,改变这些只是单纯的依靠一个逃离是做不到的,条件总是凑不全,总是因为这个跟那个的阻碍我们什么事都做不成,这就是理由?

说什么想做怎么都做的了这种话太假,但我从来都不是环境决定论者,人定胜天我也不信,没那么多凑巧的事,一直以来,所有做过的事情,从没有那么凑巧的事,条件总是不配合人,理想环境总是好的,也总是不存在的,但该做的事总还得做,妥协这词挺讨厌,但也总是绕不开,我们总不能为了怄气而影响我们自己,那才是真的没出息。

住在家里就住在家里,让我相亲我也不介意去,但我该做什么事情,还得接着做,古埃及人只有双手跟石头,他们造出了金字塔,我才不信是外星人给的设计图。

(五)

前几天在单位上一伙人在上班时间用办公电脑围着看惊悚片,这件事真挺刺激的,双重。

不知怎么的,就提起鬼来了,这是常用的社交话题,“你信有鬼么”“你怕鬼么”“你身边发生过什么鬼故事么”……

我怕了这东西将近十年左右,但当某个东西在脑子里想通了的时候,突然自己都奇怪自己在怕什么?

怕死?死亡这个概念挺干巴巴的,永远的消失,被遗忘,不再存在,确实有些可怕,但应该不是每个人都会考虑的那么深,他照样会怕鬼。

怕疼?也就那么回事,能有多疼,尤其是对于女孩子,人类痛级的王冠是分娩,你们绝大多数都要面对,反正逃不掉,人人有份,那又能怎么怕?

我更倾向于害怕未知,但鬼也不是那么单纯的文化形象,我有所畏惧的东西,与鬼接近的东西,但如果是文化意义上的“鬼”,那并非真的那么可怕。

鬼是什么?我的解释是执着,无法被排解的执着,贪也好,怨也好,爱也好,恨也好,总之都是执着,于是阴魂不散。其实传统文化里早已给出了很多解决方案,“敬鬼神而远之”,意思是远离这种执着,并尊重ta的执着。

我很喜欢古代有两个说法,“鬼怕恶人”、“鬼不害读书人”,无论哪一句,其实说的是你执着的程度,当你的执着能超过“鬼”,ta也没有什么办法,杀死或是疼痛作为一种威胁,对于很多人都没什么效果的,这世间比着难受的事还多的很。

归结起来还是那一句,最可怕的不是鬼,而是人,这件事在车间主任突然打开办公室门的时候我深有体会。

(六)

早晨起床,我拎着桶拿着一堆从单位贪污来的工具下去保养流言兄,就是我那自行车。

前几天下雨,然后我又二呼呼的骑着车子冒雨上下班,我当然也可以艺术化的解释其中的浪漫之处,但我是害怕流言兄听见了会突然蹦断闸线让我撞死的。

我挺讨厌干这活,麻烦、累、脏,关键是我手脚不利索,小脑不发达。但我欠流言兄的,我答应带ta去看世界的,结果ta看到最多的是清河北路。

先是刷掉泥土、再用布擦干净、用无纤维纸擦链条、重新上油、调试。一个多小时就这样消失了。在太阳底下,还得挨各种蚊虫叮咬。最后依然很脑残的挂了两道彩。

再骑上去,突然有种很快乐的感觉。

2011-08-31 12:3756梦话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