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瓶

这几天很苦恼,大概是因为太热了的缘故吧。

我陷入了一种熟悉的困境,我写不出东西来了。说完全没有灵感也不太对,大约是有些可以写的东西,但是总觉得对自己很不满,那种不满的情绪一直在积蓄着,掺杂着无聊、寂寞与烦躁这些负面情绪,一切的结果是,我一个字也写不出来。

我发现我又一次的进入停滞期,我又开始对自己重复。

我可以确定的追求的东西并不多,写作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件事,从高中开始,一点一点的摸索着进步,一点一点的尝试着不同方向的探索,嗯,到现在也没能拿出我想象中的那篇“说服世界”的文章,它们也在不停的开花结果,却还远没有到达我认为可以见人的时候,在这几年的过程中,随着我阅历与阅读轮廓的变化,我的写作能力也在一点点的拓展,总是会在某一个时间点,我所不知道的某个时间点,写不下去了,原有的方向已经走不动了,我所写的一切都不过是对自己的重复,全部都是陈词滥调,全部都是没有灵魂的文字,全部都是彻彻底底的垃圾。

第一次遇到这种事的时候,我甚至意识不到我自己情绪异常的来源,也没法察觉到问题的所在,更不要提解决方法了。第二次的时候,我意识到了问题,依然没发现答案。这是第三次,我想我知道答案了。

之前与朋友闲谈,戏言我是有重度自毁倾向的危险人格。这么说也对,在我过去的历程中,我时不时会做的事情是,抛弃所拥有的一切,重新构建一切。我电脑的硬盘里像岩层一样显现出我在不同时期这种大清洗后留下的遗迹,我想,这一次,我第一次可以不是在潜意识的作用下,而是自己明白不误的知道,完全由自己推动和控制的,抛掉现在的,重新开始新的写作。

该做什么?我这几天很认真的在思考,结论是素描。

我在不同的领域有着不同的明显软肋,学历教育方面是外语水平,个人知识方面是无系统化,而写作方面,我认为是基本功。

那些基本功?最基本的描写能力、清洁的词句、圆转的故事、合理的结构,嗯,一个都没有。既不是谦虚也不是自卑,不擅长就是不擅长,从学生时代就留下的隐患,基础没打稳,可以归罪于公共教育的缺位,但说到底,自己没下功夫。

写作其实是非常综合的一种技能,一处的短板并不一定会立刻阻碍你的前进,但若未解决,在不远的前方,你必因此抛锚。而现在,我想我已经到了绕不过去的地方了。

其实我很快就想到了解决的方法,很简单,就像画画一样,用文字给人物或是事件画素描,描述,不加色彩的描述,追求则是不失真的找出每个素描对象与众不同之处。老实说,方法总是很容易就可以找出,但解决问题总是难得不得了。

我想在这种素描练习下,我的一切缺点都会暴露无遗,贫乏而啰嗦的语言、观察力的缺失、对他人的深度思考、无理性无规划写作等等等等,我会发现我的文章原来是那么难看,之前的种种伪饰全部去掉后,难看到像垃圾一样的作品。

可这都是值得的,我并不确定我能做多久,我知道我自己,半途而废的事要多少有多少,但不管怎么说,先做再说吧。

2011-07-09 01:3835历史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