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温度

下午下班,走到门口,玻璃自动门分到两边,接着,我还以为外面有一千把高温热风枪在对着我,这未免有点太热了点吧。

只有这种时候,我才会后知后觉的发现,哦,原来真的是夏天了,明天不要穿长裤了。我是那种特别怕冷而不怎么怕热的类型,在记忆里只会自动保存跟夏天有关的快乐事件与跟冬天有关的悲惨经历。

很久之前,在我还傻呵呵上着中学的时候,每到这个季节,到了中午,我会从学校里溜出来,骑着自行车,去书店,去杂志店,或者随便什么地方,只是在太阳底下骑自行车就会很高兴,不知道为什么高兴。记得那时会偷偷溜回老宅,那时一般是锁着门,谁都不在,有我的书,有一台不太正常的电视机,还有越来越重的尘土味,古怪的邻居常常会遇上,却也不怎么说话,若是问,我总会回答,有东西忘在这里了。我忘了什么东西?或许,是快乐吧。

这几天是毕业时节,朋友们都在忙着吃散伙饭,做最后的离别,不要说什么再见,大多数都是再也不见。而我,两年前离开学校也是在这天,没有最后的暑假,没有散伙饭,没有说不完的再见,只有怎么也处理不完的行李与开往富士康的长途车在等着我。那也是一个晴朗的不得了的白天,然而靠近海边的学校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热,我站在宿舍的楼下,有一点发愣,这样……就结束了?我无比怀念我的校园,同时也无比憧憬我的工作。然后呢?总有一些畏惧,面对新的未知生活的畏惧。

我在回家的路上有一搭无一搭的想着过去的夏天,而现在,我天天顶着太阳骑着自行车沿着河道回家。一条一半干涸一半死亡的河道,道路无人,这是我喜欢这条路的原因,我对流言兄(我的自行车啦)总有些愧疚感,像是让千里马天天拉磨一样,总觉得,他应该跟着我去看到人世间所有只属于我们的美景,而不是每天走着同一条路上下班。河道两旁是新建的楼盘或是刚刚拆毁的民居,总之没有活人生气,偶尔有人目光呆滞的在路边走着,我总是担心他会不会当着我的面跳进水里,我一不会游泳,二很怕水脏,这可怎么办是好。

我骑的很快,可无论如何,总还是要在路上花掉一个小时,只有流言兄跟音乐陪伴的一个小时,胡思乱想的一个小时,只属于自己的一个小时。作为自己,这似乎是一个很复杂的身份,我们可以很容易的作为儿子、作为父亲、作为职员、作为老板、作为男友、作为任何奇怪的称谓,但作为自己却是很难熬的。我倾向于认同一个观点,整个世界确实是应该被悲观对待的,而只有我们自己,每一个人或许可以让自我拥有价值,然而大多数时候,我们都无法作为自己,我们制造了帮助自己的社会,也制造了监禁自己的社会。

夏天也会带来烦躁感,最近似乎一直这样,以至于让我都没有注意到夏天的到来。前几天因为一些事花了不少钱,于是积蓄清空,于是又不得不为了孔方兄费不少精力,然而这样其实倒还是可以接受的,我一直觉得金钱的作用在于帮我们减少麻烦,解决一个麻烦需要多少钱?知道数额的话,挣来所需的就可以了,而若是为了节省或是占有金钱而带来新的麻烦,总觉得有些缘木求鱼的感觉。类似的还有女友,若是恰有缘分,志趣相投,便是无上乐事,当谢神灵,可若是为了不再孤单,甚或是为了“应该”,怎么想都有些滑稽。

我所居住的这座城市被称为泉城,给人的感觉应该是如泉般灵动清澈,然而恰恰相反,这是一座沉重厚实的城市,没有泉的清凉感,而有夏季无边炎海,再加上到处建筑业产生的尘土,这里是夏季的炼狱。未回来之前总是想念,回来了又总是抱怨,人未免太多了点,未免太热闹了点。我毫不向往无人的山野,我是标准的城市生物,去到陌生城市总是最优先寻找大型超市,一点也不喜欢空旷的街道。然而,我喜欢的不是喧闹本身,而是隐藏于喧闹之下的如生命一般的活力,这才是泉城真正的泉脉。然而或许是过于炎热了,我总觉得近来越来越多的感觉到的是干枯的氛围,大家依然喧闹,然而只是声音大而已,灵魂则日渐干枯。如同我每天会看到的这条河流,一半是人工灌入的死水,一半是早已长出荒草的龟裂河床。

窗外的天终于暗了下来,我也终于敢打开窗户,依然不会有凉风拂过,然而总是要开开窗的,外面的空气里,有着各种的杂质与灰尘,然而,它们同样带着最原始的生命力。天越来越热了,躲在屋子里依然会流汗,不如出去,把皮肤暴露在阳光下,看着那个滑稽的火球,问它,你敢不敢再热一点?

2011-06-30 19:1734夏天感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