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现实主义的悲剧旅行(上)

如果你是个细心的读者且是在我的Blog看到这篇文章,你大概可以注意到,这篇游记没有被分类到“自行系漫游指南”,而是“指手划脚”,没错,这两天的旅行,是个灾难片。

我没有试过完全满意的旅行,但我想我真的已经试过了一次完全不满的旅行,除了一分钱没花这件事。一周前就已经知道公司会组织免费的青岛游,想到会不怎么好玩,但真没想到,居然可以这么不好玩。

首先是什么?首先是清晨四点半的起床铃声,这是一切灾难的开始,由于集合时间在六点,考虑到我家跟公司的距离,我只能痛苦的四点半起床,在柔美……不对,凄美……不对,凄厉的蓝调歌声中痛苦的起床,如梦游一般洗漱后漂浮出门。

整个行程最美的风光之一是济南五点钟的街道,流言兄载着我在街上飞奔,阳光照在废弃的工厂跟修到一半的桥梁上,我觉得这个可以视作济南的身份证照。

到达的意外的早,五点多钟的济南,每一条路都是BRT专用道,与我相伴的是卖早餐的小摊贩、夜班的民工、还有KTV夜场结束的男女。看着那几位面色微苍白的夜场战士在街边打车,突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苍老感,好像他们是三十年前的自己。哦,当然,还有上学的学生,个个睡眠不足气血两亏的样子,如僵尸捧着脑子一般捧着煎饼果子边吃边挪动。

看车间的大爷面无表情的看着面无表情的我,我们仿佛接头暗号一般的相互微点头后互相躲开眼光,我看他有些抑郁,或许因为他大概是唯一没被邀请参加的员工,哦,他还真是幸运啊……在集合点,几位同事已经到了,小中大loli也一应俱全,从只会用表情表达忧郁的baby到可以说出“我不鸟你”这种高级语言的小学生。几位同事也很敬业的穿着清凉的衣装,嗯,我是指男性的那几位。

有点罗嗦了是吧,那么快进,我们坐车抵达了青岛,没什么可说的,除了车上该死的点播系统不断播放的民工流行乐跟二人转,恍惚间我仿佛又回到了富士康的车间里,那该死的喇叭跟该死的歌,真是太逼真了。一进青岛,导游小姐开始用套路语言介绍青岛特点,我跟魏哥则在下面低声的给她拆台,配合默契,宛若对口相声,他逗我捧。

跟记忆中的一样,不管是水平还是垂直方向,没有一条路是直的。意外的是人很少,跟济南比的话,我已经又快要习惯济南的人口密度,突然看到街上行人们不跳贴面舞,总觉得这里地广人稀。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城市化建设让中国每一个城市看起来都很像,如果不是还有些没来得及拆的老建筑,我简直分不清车是否开回了经十路。开玩笑,还是分得出来的,青岛没人骑自行车,随处可见三十度坡道,青岛是自行车爱好者的噩梦之地。

旅游车最终停在了一家叫国敦的四星级酒店后面,这是我们吃饭的地方,我在这里写下它的名字是为了给它做广告的,这里太……我贬义形容词的词汇量不太够。来说一下我们在四星级酒店的菜单吧,尖椒小白菜炒不熟有木有!西红柿鸡蛋不放盐有木有!醋溜土豆丝超级酸有木有!唯一的鱼不新鲜有木有!米饭十人分一人一茶碗有木有!公认最好的一道菜是紫菜蛋花汤有木有!!!!我只能说……经济不景气啊,四星酒店都这么坑爹了……这里唯一彰显其四星品质的地方是无处不在的汽车清新剂气味,直到离开好久我才把肺里的怪异香气排空,而邻座的美女依然在不停的打喷嚏。

第一个项目是极地海洋世界,坐在第三十几排看海豚、白鲸、海豹们的表演还是很有意思的,虽然看不太清楚,但看到前面的观众们那么兴奋,应该是很有意思吧。而出来后不明真相的我被同样不明真相的领队领导骗出了出口,转了一圈才告诉我,嗯,其实还有不少项目可以看的,不过我们进不去了……进不去了……尼玛进不去了你告诉我干嘛……

下一站是传统项目栈桥,然而可敬的司机师傅围着那一片街区转了三四圈后说找不到停车位,问我们要不要不看了,我其实是没意见的,在转到第二圈的时候我远远的就看到了,栈桥上的人口密度接近五一的泉城路,我不认为我有足够的体力在半小时的活动时间里挤个来回。不过群众们纷纷表示不能随便更改线路,嗯,其实我知道,大家不是想去看栈桥,是大家从饭店出来已经在车上坐了接近两小时,大概……有下车的需要。

好容易找到了停车的地方,导游一脸严肃的给我们强调集合时间,然后大家作鸟兽散。我没去参加挤栈桥的活动,自己一个人在那一片街区转悠,这里,是真正的青岛,顺着街道溜达,两边是德国的比利时的法国的建筑,一个不小心还让我找到了一间教堂,门口是一对对在那里拍婚纱照的年轻人,幸福的让我这个光棍呆不下去。街道两旁的大树长得张牙舞爪,恣意横斜,他们没被城市规划掉实在是很幸运,却也不知能幸运多久。GRD3最大的坏处在于想拍到好照片你就得离得足够近,而我偏偏脸皮薄,不好意思翻墙进去给建筑们拍照,好吧,其实我是怕狗……

一大圈溜达回来,那些不守时的家伙们还不知在哪里。导游幽怨地站在那里,我们之前拒绝了她建议的付费游览项目,好不容易假期加班却没奖金,我其实挺同情她的。

然后我们去了小青岛,在门前等到售票处下班再通过导游贿赂保安达到免票游览的目的。这里风景不错,风很大,大到一位北欧风格的外国友人也一阵一阵的竖起汗毛。我围着小岛转了两圈,发现了一个可以完美窥视厕所的观察点,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后面四星级的晚餐我就不多说什么了,魏哥抑郁的对着菜盘一人干掉了大半瓶红酒,如果不是那瓶白的我们说好不开,估计也会被他干掉的。席间王经理按照传统挨桌的拼酒,到我们这里,看到白的没开,红的被魏哥干掉了,每人面前一杯果汁还都笑嘻嘻的说“干了”,希望回去不会给我们小鞋穿就好。

(未完待续)

2011-06-06 01:3030旅行悲剧青岛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