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然后呢?

因为一个每年都会发生几次的事件,突然觉得很不爽。

在深夜,一个人,突然陷入对自己无以复加的失望中,这种感觉,其实我很熟悉。然后是什么?为了某个让人一想就会热血沸腾的理由突然努力了起来,周围人突然发现我这几天很不对劲的做事很认真,做人很向上。再然后呢?突然觉得做事要讲究节奏,所以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均匀的发力,让别人尽量看不出自己的异常。再然后呢?逐渐忘了最初的理由,又或者,突然发现最初的理由很可笑,连带的,最近几天所做的一切都变得很可笑,然后,放弃了,忘记了,生活继续,快乐依然。再然后呢?

我在QQ上设定的自动回复是“哦,然后呢”,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几个人很认真的跟我的自动回复聊了几分钟几个小时,不是我想耍他们,只是我有一个从高中就发现的定理,思考的时候如果没有棋逢对手的交流对象,那么直接不停的问自己“哦,然后呢”。很有用,很多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近来似乎越来越悲观了,尽管是不相信宿命论的,但我相信很多事情是无法改变的,比如让我学会英语,比如让我积极向上,比如价格通胀。我可以做很多事,且不说改变别人改变世界,连改变我自己都做不到。就好像是明明自己在雕刻石头,随着形纹逐渐明晰,你突然发现,你根本不是在雕刻什么,你只不过是在清理一个古代雕刻上积累的泥土,它自有本来的面貌,你既不能多刻半分,也不能少下一刀。它就在那里,你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让它显现。这么一来,事情突然变得孑然无趣起来,让人甚至有破坏的欲望。

前几天去旅行了,回来以后,我发现大家似乎比我更像是去旅行了,每个人都很热衷于我旅行的细节。一遍又一遍的问我,还会去看照片。唯独我,从一开始就不想多说什么,也没有像小孩子时那种表达欲望。我甚至无法确定这次旅行是否算是成功的,在途中也好,在回来以后也好,我确实问过自己,如果这三天我没出门,我是否能收获更多?好吧,让我宅在家里是没什么好结果的,但是就算是出门有所得,又是否值得?我并不那么确定,这种不确定本身就在说明这次出行并没有我设想的那么成功。

我挺害怕浪费时间的,就我感觉,除非医学界的科学家们近几十年冒出一位绝顶天才大幅提升了人类寿命,否则,我大概真的不像是长寿的相貌。那么,我可以做到些什么呢?我所畏惧的从来不是失败,而是平淡的绝望,如我的父母长辈,忙碌一生,却依然毫无头绪,只是努力的,努力的活下去。我确信我拥有一点值得我珍惜的天赋,然而又有些什么用呢?好消息是,到目前为止,我的生活从来都没有比我设想的最差的情况还要差,我对我自己最低的那些要求我基本都做到了,而除此之外的一切,都依然是遥不可及。

一段时间前朋友介绍了一个人给我认识,闲聊了几句我跟朋友说,这位是我的全面加强版,把我所有想读的书都读了,所有想努力的都努力了的我。说这话的时候很有点想抽自己的冲动。我会找别人确认,我近来可有进步?有的,我自己也知道有的,这不必谦虚,甚至这个进步的速度还不算慢,真的不算慢。可是越是这样,越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惧感,因为我能看到两件事,一个是远处的墙壁,无论我再怎么变强,我都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打破它,另一个是时间,无论我怎么算,以我现在的速度可能在我思虑所及甚至到达不了那个并不遥远的墙壁。我不知道其他奔跑者是否也有过这样的经历,但就是害怕,害怕的甚至不愿意去想它。

真若是六根清净,五蕴皆空,神马都能放下,也行,必然无所欲求,无所畏惧。要不然全捡起来,什么都要,哪怕步履蹒跚,心里却是实实在在,呼朋唤友,热热闹闹的混迹红尘,也行,估计每天忙忙碌碌,也必然没空害怕。可走到一半的时候,偏偏最需要安心前行的时候,最是害怕,前面是看起来直入云端的路,顺着山道走到顶也未必就算走完了,后面刚刚辞别了众人,你自己不爱跟他们一起的,谁也怨不着谁,左是峭壁,右是悬崖,身边又是云霞雾罩,什么都看不清。有时也真想大骂一声,撂挑子不玩了,可你又骂给谁听?谁逼你了?谁让你来的?自找的事还带骂人,不怕遭雷劈么?

这文章写到这里,自然是没半点道理可以讲下去了,或许过了明天,也是照样该吃吃该玩玩,继续虚耗生命,继续往不招人待见的方向发展。可说出来终归是好一点,要不然也真担心自己会积累成慢性精神病。偶尔自己给自己撒撒娇,往无人处骂几句,真的是有益身心健康。唯独一点,啰啰嗦嗦半天,可也解决半点问题没有?不如睡觉去,明天醒来,又是一条好汉,醒不过来,也就不用愁了。

哦,然后呢?

2011-05-08 00:3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