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山·泰(下)

出发前几天跟好友小谈,论及对死亡的未知恐惧。友人说他恐惧的是对结局点所在的不可知性。由此他格外小心的阻止自己去做一切可能会缩短他寿命的事情,比如旅行。然而与他有类似恐惧的我,却有截然不同的想法,我见过太多小概率事件在我身边发生,所以我真相信若是审判日的到来,我未尝不可能是在卧室里喝水噎死的。那么,何必等待。生如夏花,繁盛之时自不必矜持,我们无法知道风向会在哪一天改变,而哪一天又是花期的终结。

(六)

我所住的旅舍有一间自助厨房。我本以为是个摆设,然而没想到晚上觅食归来的我,意外的发现,隔邻的一对小情侣在里面。看他们拎了一大袋东西进去,伴随着调笑声与调戏声,晚餐的味道飘了出来。虽然只是面条,但身处异乡,却能吃到相爱之人亲手做出的面条,无论如何都算得上是佳馔了。

两人在我的窗外边吃边聊,而我坐在屋里边看边听。唯独这种时候,愈加之憎恶单身这个属性了。无论恋爱是多么麻烦的事情,围城之外的终归还是只有一个羡慕。两个人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两个人的旅行又会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我很好奇。……“你去洗碗”“我们还是一起吧”“明天早晨给你煮鸡蛋吃”“吃饱了么,没人给你做夜宵的”“吃饱了我们一起睡觉吧”……呃,那话怎么说来着,单身是可耻的。

(七)

第二天醒的很早,这要怪床板实在太硬。

洗漱出门,前一天问过了老板,客栈到我跟同学约定的红门起点不远,我抱着早餐后消食的心态决定散步过去。

过了一个街区便是岱庙,再走,路陡了起来,二十分钟后,我见到了老友W。

说起来也是多年不见了,模样到没怎么变,猥琐之气稍去一二,但看起来还是有些让人忍不住想欺负他的冲动。

据他说,会带两个姑娘过来,一个是他准备勾搭的,一个是给我作陪的。一眼看过去,很容易分清谁是谁的,文文静静那位,看他的眼神显然是自用,另一位身材好些的,显然是归我。

倒也没什么可以多废话的,胡乱交流了两句老友们的近况,说几句不入流的冷笑话,气氛便算是和谐起来了,排了队买了票,出发。

说到这里我突然便觉得有些乏味,泰山,是什么样的呢?

(八)

泰山,是各种时代的文人与官员,随地乱涂乱画的所在。

泰山,是山脚一个尼姑庙,满山都是道士宫的所在。

泰山,是正面6666个台阶加上各种乱七八糟坐地骗钱的小贩的一条超级风俗商业街的所在。

泰山,是五一人挤人,摩肩继踵,举袖如云,挥汗如雨,完美人工模仿都市主干线大堵车情景的所在。

泰山,到底是什么样子?我看不到,我只看到一张张兴奋的憔悴的疲劳的欢笑的冷漠的扭曲的各种脸。

泰山是什么样子,我怎么知道?

(九)

也不是全然无趣,行至十八盘,看到上面密密麻麻的人头,我实在是忍不住了,翻出盘山道,沿着并不算陡峭的山路攀了上去。

仿佛属于猴子的那一部分基因被激活了,明明几分钟前还累的不得了,突然就兴奋了起来,等转过眼来,一回头,几位友人已经只能看见头顶了。

我坐在突出来的一块岩石上休息,突然觉得若泰山没修盘山道,大概他的样子应该还不错。

后半段的山路实在险峭,考虑到还带着两位女性,我老老实实的回到十八盘的楼梯上,跟大家一起以一分钟半步的速度往前挪。

我觉得我那天所有的力气都在这登顶的最后一小时里被磨光了。

下山的时候,依然是堵,堵的水泄不通,堵的惊世骇俗,堵的外国友人开始用中国话骂人。

我错了,真的,我以后再也不给您添堵了,今天放我下去,行么。

(十)

第三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尽管心里有所准备,但还是凉了半截。

前前后后几块肌肉,没一块不疼。好吧,我还是有点高估了我的身体素质。所幸各关节一概初始化成功,无一异常。

躺在床上赖了半天,到底还是得起来,出门吃了饭,回来收拾一下,退房走人。

临走的时候,那个一直低着头耳朵有点聋的打扫卫生老伯突然对我说,年轻人,有时间去西边玩,那边的山更好看。

那个西面?

就是西藏那边,我年轻的时候去玩过很多次。

哦,我会去的。

(十一)

心里矛盾了很久,最后咬咬牙,还是选择了另一条路回济南。

骑行要是贪图舒服,不如坐在家里看书啊。

穿过市区,绕泰山的东侧走上243省道,然后坡度一点一点的陡了起来,自行车的档位一降再降,最后的时候,我不知为什么脑中闪过一句话,“要么你弄死我,要么你放我过去”

然后果然是下坡。

然后,是我期待已久的黄前水库。

在地图上看到了一大片的蓝色,不知为什么我有预感,这里会很好看,大概是因为这里没什么人来过。

沿着狭窄的省道骑行着,突然间左边闪过一副山水。

真的能吓人一跳,不说的话,真的不知道这里是北国,完全是南国画中山水的模样。

沿着水库的边缘,道路蜿蜒前行。鸟儿旁若无人的飞过公路,水面无一丝波纹。当时也实在是有点累了,想停下去水坝上看一会,却害怕今天到不了家,算了,以后再来吧。

(十二)

转过方向,进入103省道,就完全进入了山间。

两旁都是青色的山,夹着道路,一点一点的上升。

在一个叫石屋志的地方,我停下来,吃了一点东西,事后我才知道这件事我做的多么明智。

因为接下来的一段路,不像之前一会上一会下,而是一路向上,一路向上,仿佛不会终止。

咬着牙硬撑着,撑着,心里想着,他妈的这该死的山路再往上就到山顶了。

事实上这条路真的一直上到山口上,最后一段我实在撑不住,推上去的,看着山口处挂着一个牌子,济南界。

你大爷的。

(十三)

停在山口上,刚喘了口气,一回头,有一位面目黝黑的年轻人也是推着一辆车子上来了。

跟我一样喝了口水,翻身上车,朝下坡冲了出去。

我跟了过去。

这条路让我想起很久以前看过的秋名山路,五连发卡弯是没有的,但道路倾斜度超过三十度的路段是能见得到的。

我跟他一前一后,也没说话,从山顶一路冲了下来。

等到道路终于缓了点,还是我先忍不住,快蹬了两步,“从哪来?到哪去?”

那位摘下耳机,“什么?”

我重复了一遍,他说他是济南来骑行去泰安,早上去,下午回来。

攀谈了几句,熟悉了起来,便一起骑行了一段。

一样是不怎么专业的骑行者,一样是新手,一样是讨厌群居。

路过仲宫镇,他客气的邀请我一起吃饭,我客气的拒绝了,我看得出来,我跟他是同一种人,是独行的兽类,其他的同类哪怕跟自己再像,也怎样合不到一起去。

这次出来,家里最不高兴的是我一个人出门,觉得没有人照应着。他们说,两个人的话,一边说话一边走,一点也不觉得累。

但事实是,我跟他一起走了这一段,确实不算累,也有些发现同类的兴奋,但到底是合不来,行驶的节奏不一样,速度的分配也不一样,看着是并肩骑行,其实是互相迁就。

我总想告诉我父母一句话,没有谁是能陪谁一辈子的。父母、爱人、朋友,没有人,大部分的路,都属于你自己,只有你自己知道看见夜路中第一丝曙光的欣喜,只有你自己知道肌肉抽搐时那种撕裂的痛,只有你自己在绝望时可以告诉你自己“要么你弄死我,要么你放我过去”

(十四)

后面的路其实没有多少好说了。

再困难的坡,也比不上前面的那个绝望,在秀丽的山,也比不上前面的寂静。

仲宫一带简直变成了巨大的停车场,到处都是野游的人们。

我加快了脚步,不愿意在这种地方停留。

终于,看到了市区,在最后一个上坡的顶端。

我回来了。

回到市区,反而有点不太习惯,不太习惯不用跟汽车争道,不太习惯走一段一个红绿灯,不太习惯到处都挤的满满当当的人群,说起来最后一段路艰险程度倒比南部山区更困难些。

不管怎么说,还是到了。停下车子,看看流言兄,呵呵,这是我的自行车的名字,身上沾满泥土,但还是我更狼狈一些。

我踉踉跄跄的走进屋里,一头撞进枕头,睡了。

(十五)

晚上醒来,我翻看我照的相片。拍的挺烂的。

离开威海后,我很少再有拍照的冲动。在我看来,想拍摄美景,与他们长相伴随固然会审美疲劳,但期待短暂的旅行与其相遇邂逅,那更是妄想。

良辰美景,是时间与空间的的意外碰撞,有缘者可得。

若有心相见,必耐心守候。

有人给我要旅行照片,我问他,你要他做什么呢?这些东西,你未看过,我的相机也只不过是他们的一个剪影,我自己看了,自然会想得起当时的风声呼啸,花香鸟鸣,而你看了,又能看到些什么呢?

想看的话,自己出发吧,那些美好的画面,都在等待着迷路的你。

(完)

2011-05-03 21:2536黄前泰安骑行山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