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山·泰(上)

当我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又已经黑了,我视觉的中心是一个橘黄色的光点,哦,我终于想起来了,我已经回到了家里,那个橘黄色的光点是窗外远处道路上的路灯,我慢慢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感受着每一块肌肉的回应,最近几天大概会有些难过,但这一切都很值得,不是么?现在家里又已经只剩我自己,一如过去的三天,我想,可以把我混沌的记忆沉淀一下了。

(一)

所谓旅程的起点,从来都不会指的是起行的第一步,而是旅行的念头从脑中出现后在思考中完全成型的这个过程,在最初的计划中,五一我并未想去泰山,然而事到临头,看着只有三天的假期,无论我怎么算,可供我选择的地点并不多,仔细盘算着自己的脚力,看看地图上围绕着济南周围的几个黑体字,好吧,只有泰山了。

泰山在泰安,距离济南其实只有不过七八十公里,作为单日旅程其实很宽松,而泰安尚有一位在那里读书的朋友,接待落脚应该都还算方便。当然,也算是一个夙愿,我想看看泰山。

泰山离得太近,因此我反而从没去过。这像是一个病句,但事实如此,尽管城市相邻,在交通发达的今天随时都可以当日往返的距离,却因为种种原因从未去过。这个家门口的“五岳至尊”,一直是我的遗憾。

然而这个计划还是有些冒险的,毕竟,只有三日的时间,到达、登山、返程,时间很紧,总体的运动量又不小。可是心里还是觉得痒,总想试试看,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决定了之后的事情,其实反倒是简单了,查看路线,联系同学,准备装备,当然还有最困难的,忽悠家长。

考虑到连续三天的旅行,再像上次那样瞒到最后一小时再公布计划突击他们不太现实,毕竟我大张旗鼓的采购瞒不过堂上几位的眼睛,不得已,提前说明,五一、去泰安,毋担心。

然而自然不是我说不担心列为长老就真的不担心的,心态最好的反倒是我的父亲,大概自小也是野惯了的,对于我这次出行,抱着“哦,你确定?这个不简单啊,你真想去啊,那就去吧,我年轻那会儿其实类似这种事也做过啦,bulabulabula……”这种心态,其实还直蛮好打发的,一边装模作样的表示担忧,一边还兴致勃勃的给我策划路线,好吧,这一位其实完全不用我花费精力攻坚的。真正麻烦的是那几位女性们,“太危险……太累了……现在社会上治安不好……一个人去路上没有照应的……交通安全问题肿么办?”怎么办,自然是硬着头皮办,费劲无数口舌做出种种美好假想路线图,连忽悠带蒙人的,终于各方达成妥协方案,放行了。

老实说,这次还好,想想下一次计划中更遥远的那个目标,还不知道又要打多少嘴仗呢。

(二)

事情要是怎么办怎么成,一路顺风的准备完成,那应该不是我的风格。

先是上面希望员工五一加班,声色俱厉,言之凿凿,后果自负。对此,我只好表示遗憾,并声明假期不加班是我个人一贯奉行的原则,在原则问题上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然后是住所问题,其实要是想凑合的话去同学学校还是很方便的,但考虑在城郊的学校要增加我来回将近三十公里的路程,还有无法满足洗澡需求,果断被我善意拒绝了。那么,选择无非是商务连锁酒店跟青年旅舍,前者用假期二倍的价格完全打消我的选择意愿。但又对青年旅舍的床位安全性有所顾虑,考虑到经济因素,好吧,也只能选择这个了。

临到出发,天气又开始戏剧化的对我进行恐吓,二十九号夜间有雨,三十号阵雨转多云,众所周知,天气预报,胡说八道,但在出行问题上还真的只能宁可信其有。那几天没别的办法,只能自己安慰自己,照惯例,五一假期有雨,考虑到经济因素,政府会出面解决的。

如此乱七八糟的种种麻烦事简直让我差点打消出行计划,好吧,所幸,到三十号早晨出发的时候,这一切问题,都算是可以被抛到脑后了。

(三)

济南至泰安一般有两条骑行路线,一条是省道,距离近,但父亲再三声明,那里的山路实在不是我这样的新手应该选择的,坚持让我选择走104国道。

国道的好处是路况好,但大部分有趣的风景,从来不会出现在国道周围。考虑到新手因素,也是对自己能力的不信任,让我选择了这个路线。

刚出城区,靠近长青一带,我的鼻子首先被唤醒了。那应该是青草跟各种我说不出名字来的树混合的香气。前一夜刚下过雨,太阳一晒,仿佛是天然的香薰室,我的各种感官中,以嗅觉最差,城市中长大的一代大多如此,因为每天我们嗅的到最多的气味,无非是汽油跟煤烟的味道。

出门不久,又遇到一位全身披挂齐整如中世纪重骑兵般的专业骑士。而每一次采购骑行装备的时候,我偶尔也在想,要不要再配上这个,路上应该有用吧,还有那个、还有……然后最后还是收手了,一方面是经济因素,另一方面,我还是觉的,出门这件事,说到底,是一种对既有生活的逃离,是一种冒险,而如果带着太多的东西出门,我很难相信我可以走的很远,毕竟尽管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可以提前准备的,但我们却不能预想到一切会发生的事,那么索性全部放开,只带上最少的东西,轻装上阵,尽早起行,这种未知的冒险,难道不是旅行的吸引力之所在么?

在日本动漫之中,经常可以看到如画境的乡村,真实与否我没办法确认,然而我近两次的出行中,看到更多的是裸露而崩离的山壁,污染后淡青底色泛着彩虹光泽的死水。成片的树林自然也能看到,但却大多是整齐种植的速生林。好吧,这个结论在我返程的时候被我推翻了,但是,我还是觉得,我们活的太过傲慢了,是何等的傲慢让我们觉得地球是属于我们的?还是说那句老话,智可及,愚不可及?

(四)

其实我运气近来很好,这次出行,南下一路的北风吹着,结果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看到泰山出现在左边了。

这是第一印象,那天有雾,朦胧着看着山的虚影,并没感觉有太高,也说不上险峻,总而言之,略有失望。

然而对于我旅行目的地大多只是附赠品,我喜欢的,莫过于来回的路。

在拒绝了好友的好意后我选择了一家不太出名的青年旅舍,多少有点希望能见到同类的想法,带着好奇,我开始寻找这家旅舍。

八点出发,十二点已经进入了泰安城区,然而,我花了整整一个小时才找到这家旅舍,在那个街区,我手拿手机开着GPS转了一圈又一圈,哪条所谓的洼子街却好像是条不存在的幽灵街道。开始我怀疑手机坏了,但谷歌地图上的一切都可以很好的对应,唯独那条街,仿佛是现实版的九又四分之三号的翻斗巷,完全不知所在。最后我不得不下来车子,一步一定位的寻找,哦,终于找到了,但还是不确定,这里明明写着是**诊所,好吧,且进去看看,里面却是别有洞天,这里不是翻斗巷,而是翻转巷,极窄的小巷,两旁是怎么看都可疑的诊所,画着抽象派风格美女的澡堂,写着男女用品兼提供租碟服务的商店,唯一看起来正常的餐馆墙上涂着出售黑枪的电话。在一堆乱七八糟的招牌中间,我终于找到了旅程暂时的目的地,山水缘客栈。

(五)

客栈不大,但风格鲜明,哦,不是说那位很像混社会小弟的店小二啦。

没有我预想中青年旅舍的喧嚣与热闹,大家都躲在屋子里,我一个人坐在中央的天井里,看着墙上来自各方旅行者留下的涂鸦,第一天并没有感觉到累,我慢慢喝着刚刚自己烧的热水,决定以后出门只选择住青年旅舍了。

睡了一觉后出门,喜欢漫步于城市的人群中,在每个人脸上发现一点特有的东西,尽管常常会失望,但也不乏各种偶然的惊喜。在我看来一个城市的性格最好的观察地应该是在夜市,看每个人行行停停,看摊边的琐琐碎碎,一个城市的表情尽于此处。

晚饭在离旅舍不远的一家麦当劳吃的,突然有点体会到姐姐说自己老了的心情,坐在人群中间的我,一边纠结着要花三十块却完全吃不饱的套餐,一边看着周围的新鲜水果们。他们用比我标准的多的普通话认真的说这些不轻不重的事,只从脸上就可以看出青春特有的芬芳。想想看不久前好像自己也还是这个样子的,但现在在这里完全只会思考垃圾食品的致癌率问题了。

吃完饭回旅舍的时候发现这里愈加之诡异了,路旁有看似穿着敬业的特殊从业者,也有左青龙右Hello Kitty,发型异常,目光凶恶的青年。呃,好吧,反正我身上也没多少钱,我硬着头皮走过去,之间其中一位大哥摸样的突然跳到路当中,大喝一声,“我就站这儿,你敢过去么?”我正想颤颤的回答说不敢,就听背后一人阴恻恻的说,“你敢站我就敢轧”一回头,一位大哥骑着拉风的机动三轮跟那叫板。我赶忙一低头,溜了。

(未完待续)

2011-05-02 21:5231泰山骑行山水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