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艰难的决定……

(一)

这三天我做了两个艰难的决定。

决定一,自2011年3月29日起,我将停止一切非法获取受版权保护的影视、动漫、音乐、文学等资源的获取与使用,并将在十日内清理以获取的非法版权资源,自此,我可以实现个人完全不获取、使用、传播盗版的保证。

决定二,自2011年3月31日起,我将在三年的时间里,逐步实现一个愿望,骑行青藏线。

我分别把这两个决定告诉了两个人,对于第一条,对方表示完全不信,并坚信我最多是三分钟热度,对于第二条,对方表示很感兴趣,并很兴奋的帮我用百度地图查出了路线。

由此可见,在中国,哪怕是独善其身的实现个人的无盗版化生存远比三年的时间实现骑行青藏线难得多了,这让我感到很讽刺。

(二)

我高中的时候参加过一个活动,全校的人在操场宣誓,从今天开始不再获取、使用、传播盗版。那场面挺宏大的,全校,两三千人吧,在那里宣誓,我好像隐约看见前面带头的老师喊得挺带劲的。

我当时在走神,我歪过头问身边的某个人。

“你信么?”

“不信”

我也不大信,那时候我还没怎么接触互联网,但当时我不怎么介意买盗版书,因为我挺穷的,也挺喜欢看书的,所以英雄山书市的盗版书对我有很大的吸引力。

但那时我连盗版书都不怎么买,都是直接去新华书店去看不花钱的,倚着柱子站着看,还要时不时躲着营业员恶意的拖把。那时候总感觉对作者有点愧疚,他辛辛苦苦写了,我很喜欢,但我却一分钱都不能给他,总感觉他比街上卖唱的还惨。

然后我开始学着写作,开始接触互联网,开始发挥我的天赋寻找各种不花钱的资源。

然后有一天,我突然开始考虑这件事,版权这件事,我在想,怎样才是对的?

这个问题很简单,买东西要付钱。

当然我们还可以说什么真正的创作者不会因回报的多少而影响创作激情啦,什么现有的版权制度的实际受益人并非创作者啦,什么什么的,我都考虑过,但说到底,基本原则依然是,买东西要付钱。

为什么我要去做不对的事情?

我想通这件事的时间是在三年前,然后我花了三年的时间,来实现不作恶。

(三)

其实第一个决定并非是一个开始而是一个结局,我花了三年的时间准备,包括了解各种自由资源跟拥有个人收入,然后现在是一个了结的时候了。

这实际上是一个比你想象中痛苦的多的一个决定。

我热爱动漫、美剧、外文流行乐,之所以我会说花十天的时间清理盗版资源,原因是因为登记并删除这些盗版资源实在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实际上十天都不一定做得完。

而这个决定意味着我将与我接近一半的音乐收藏说再见了,还有百分之九十的美剧看不到了,最后我将几乎完全与动漫绝缘了。

这几天我忙着寻找各种正版资源,音乐还好,有谷歌音乐,卓越上还可以买到不少国外的CD,但美剧,国内几乎无正版美剧的发行,所幸,某些在线视频网站还有些授权美剧,极少,但还好,还有。

而动漫,我几乎因为这个原因放弃,除了天闻角川书店在大陆还出版了几本最新的轻小说,大陆引进的动漫产品几乎依然停滞在奥特曼跟灌篮高手的上世纪,柯南跟火影就算得上是最新潮的东西了。

我感觉,我很可怜,就好像上一代我的父辈们一样,有钱都买不到我需要的东西一样,所不同的是,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十年。

(四)

我骑行,是因为理想,我希望用自己的力量走遍这个世界。

我的志向很简单,只有三条,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第三条保密。

很多人小的时候的志向都跟我很像,不知为什么,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们都忘了,与此同时他们还忘了小时候家长跟老师教给他们的,不要说谎、对人友爱、努力学习、买东西要付帐。

有很多小说啊、电影啊很多人说挺感人的,于是我就去看,一看,无非是要么坚持了理想,要么尊重了常识,然后主角为了这个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我觉得挺搞笑的,我还很想问问作者,你真的试过?你真的认为坚持理想跟尊重常识很困难?

或许,真的有些人,挺困难的,但就我个人,到目前为止,虽然并非没有挫折,但我并没有遇到过可以视为困难的事情。

是我的运气太好还是我的理想太低还是我的常识底线太宽泛?

我还是觉得这些是没那么困难,理想也好,常识也好,我想做到,于是就做到了,还没做到的,我在不停的做,并确定我一定能做到。

因为这真的不难。

(五)

我觉得中国人最缺失的是契约精神,有了这个,我们很多事情就都能想得开了。

比如乞丐,其实是拿尊严跟别人做交易……

比如我们抱怨网站广告多,那是因为我们没学会其他付账方式……

所以其实没啥好抱怨的,真的,理论上讲不付出的获取只有两种,一种是施舍,能给这些,也就算不错了,一种是抢劫,我们没被关起来就算走运了。

或者说我们其实被关起来就因为这个?

我觉得强调现有版权制度缺陷而不遵守的人都挺没出息的,这其实跟你没关系,跟你有关系的唯一一件事就是你拿了东西没给钱。

我不想被人当成乞丐,所以我宁愿拒绝施舍与贼赃。

(六)

好像最近群众普遍反映我看起来少相了,都说年轻了好几岁的样子,我很欣慰。

所谓相由心生,似乎说明我越来越接近我向往的“天真”之境界了。

不过我还是有私心,私心以为,我花在不重要的东西上太多时间了,所以是病,得治。

如何判断重不重要?不太确定,但我想我没觉得该付账的东西一定不太重要。

所以或许戒除无版权产品会有其他好处也说不定。

当一件事情需要付账的时候,你就能更好的判断它是否重要,这是个很好的办法。

除此之外,我想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应该是在某个特殊的节日,所以,以上这些,你不妨当它是玩笑也可以。

2011-04-01 00:0039版权理想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