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扯

昨天我莫名其妙的激动了。

看到那些热烈祝贺日本地震的同胞们时,我一下子就来火了,这些人似乎在我眼前挑战我的人生信条,噼里啪啦,我毫不犹豫地回应了几句,越回应越来劲,到睡觉时都还有些兴奋,对,不是愤怒,是兴奋,那种终于逮着傻逼可以教育的兴奋。

可脑袋一沾枕头,我突然琢磨过味儿来了,这前前后后几件事,颇有可议之处,贸然下嘴,反倒是我的不是了。

(一)

“汶川地震时,你用谷歌日文版搜搜试试,没有一个日本人会说庆祝汶川大地震的,现在用百度一搜,有多少傻逼在庆祝,这是国民性问题。”

“汶川地震的时候,七成日本网民幸灾乐祸,两成事不关己,一成还有点同情心,小日本活该。”

以上两条都是我在这两天看到的话,从这两句相互矛盾的话我们可以看出很多东西,这两句话都说的信誓旦旦,让人一看就想相信他,但很明显,这两句话都是假的。

我想说第一句话的人大概从没上过2CH(日本的一个网络论坛类似中国的天涯论坛),在汶川地震时,时不时会有一两个傻逼会在上面发帖,说什么活该中国人倒霉一类的,这是有的,有一件事其实全世界都一样,就是哪个国家都有傻逼。

而对于说第二句话的人,我很想问一下那句土摩托的名言“你有什么科学依据”,是你统计的么?统计样本在哪里?样本数有多少?抽样率呢?你跟踪确认过统计结果么?问这种问题倒显得我很像新来的,很显然这是一句“认真你就输了”的无责任发言,那么,我真的很想拽着说这句话的那位仁兄的脖子,抽他一耳光问问他,张口就诬陷人的习惯,是你妈教的还是你爸教的?我也并没有统计过,但我看过那些2CH里那些傻逼帖子的回复,大抵无非“兰州烧饼”之属,其实你要是肯花时间看看,你就会发现海对面那群家伙跟我们超像的,有时候我觉得翻译一下改改谓语贴给大家看,大家绝对会以为是我们自己人在天涯猫扑一类地方发的,完全看不出区别,他们跟我们一样,都是人类。

我经常听到很多人抱怨我们的言论不自由(当然这经常抱怨的也只是小众而已),但我觉得讨论权力的时候请务必考虑一下对等义务,您没有言论自由权,那是上面的不对,但您要是言论自由的话,能请您学会对自己的嘴巴负责么?

(二)

很多人振振有辞,汶川的事,对面的做法再好,无非赎罪,而我们,再不积口德,无非是因为对方不可原谅。他们到现在不承认他们犯下的罪过,他们活该。

好厉害,我有时看到这样的说法几乎想给他鼓掌,好厉害,您数学一定经常不及格吧,我怎么知道的?逻辑混乱到这程度,数学要是能学好那反倒是人间奇迹了。

一个人的曾祖父杀了您的曾祖父,而且他从生下来就不认识您,有一天你突然出现指责他没有负罪感太可耻了,真的,挺奇怪的。您不觉得吗?不信?那我反过来说,大家对朝鲜人和中亚人有没有负罪感?中国古代侵略过朝鲜以及中亚的某些地方。按照我对您逻辑的粗略推论,大概您又会说“犯强汉者虽远必诛”了是吧。

历史不是这么学的,真要认真讨论先祖们手上的干净程度,我觉得我们大可回家洗洗睡吧,真的,伟大的中华文明几千年来总是四处行善,所到之处,蛮夷纷纷自愿献出土地与人头,就因为崇拜我们,我觉得YY小说都一般不这么写吧?

对于对面是不是不承认,是不是不忏悔,是不是活该,我想您还应该补补近代史的课,顺带还应该学一下日本文学以了解日本的国民性格,这件事我说也没用,很多东西就摆在那里,摆在帝王陵墓一般冷清的图书馆里,无人想知道真相,大家都只想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东西,这个东西绝对不是真相。

(三)

几天前跟人讨论基本价值观与人生信条一类的东西,我说我反对杀生,我说杀生是人类动物性的最后残留特征之一,我甚至反对死刑,我觉得生命的价值是一个无限大的值,甚至连杀人的罪过都小于它,人类本身无权决定他人的生死,哪怕是杀人犯也一样,你可以剥夺他一切的权利,但生命权,这应该是文明的禁地。

所以我昨天会突然失控,我无法接受,无法接受竟然有人会因为另一个同类的死亡而感到开心,这件事让我感到很恶心,我一向觉得,人性善恶参半,但无论清浊,都有一个底线,那应该是对生命本身最起码的尊重。然而我越来越发现我错了,错得厉害,我小看了人类们的自毁本能,七宗罪里本就说的不是别人,是我们每一个人。我们轻易就可以突破这条界线,为了仇恨、信仰、嫉妒甚至是无意识的压力释放。

我曾在看到某句话的时候颤抖不已,“你的一生中,想杀人的时候跟想自杀的时候哪一个比较多呢?”

(四)

汶川的时候,有一天国家强令停止一切娱乐活动,那一天我很不开心,我记得我说的是“我们应该不止有高尚的自由、正义的自由、伟大的自由,还应有低俗的自由、冷漠的自由、无知的自由、不道德的自由。”我是这么说的

所以反过来,我觉得我无权力对那些这两天我看不顺眼的人做些什么,没错,他们有无知的自由、低俗的自由、冷漠的自由、不道德自由,他们所说的一切尽管都是我不喜欢的,但我坚决支持他们的言论自由权利。自由不应该只是一个为我所用的工具,而是一把衡量所有人内心尺寸的尺子,他衡量的不是你心脏舒张时的宽度,而是当你不爽到极点时最窄的那个值。

我可以反驳,但依然尊重所有人的所有说法,这大概是很多前辈绝望之处,我们拼尽全力在守护的是什么?是那些把我们杀死的刽子手。

这大概是整件事最讽刺之处了。

(五)

其实上面全部是胡扯。

真的,我其实真的不怎么在乎的,地震什么的,前几天云南还不是有一次,我也没什么反应,日本?我倒是有些关心最近有些动漫新番的播放会不会受影响,我尊重抽象的生命,但对具体的生命,我想人类里大多数不配拯救小部分拯救不了,这个观点放之四海皆准。

我个性其实极冷漠,汶川时闹得这么大,我反倒很没人性的有点嫌烦,一到捐款我仅仅是认为自己在履行社会义务,同时觉得这种事政府居然鼓励捐款救助我们纳的税都让狗吃了么。

我其实是挺想教训一下人的,挺想享受一下智力/见识/道德的优越感。我觉得我潜意识里就是这么想的。

我想最早庆祝日本地震的人未必不知我所废话的一切,但他还是发出一篇文章,庆祝日本地震,然后看着网上两种花色的傻逼对骂开始,骂完了睡觉的睡觉,上班的上班,而屏幕的那头,那个始作俑者笑的肚子都快抽筋了。

这是阴谋论的版本,我还可以设想一个五毛的版本,愤青的版本,反人类的版本,等等等等。

其实也没什么意思,如果退回到主观唯心主义者那里,这些都是假的,我自己给自己创作出来的乐子,好让生命不那么无聊。是吧。

再退到虚无主义者那里就会是,这一切都没有意义,发生了,就这样了。

但除了如我这般的无聊人之外,有些人已经开始查找日本红十字会的捐款页面了,有些人已经开始搭建灾后寻人网站了,有些人已经借着这个社会事件样本在做社会心理学研究了。

有时候实干家们挺没意思的,就好像理科生们大抵没什么意思一样,他们没时间在这里废话,扯闲篇,浪费唾沫,他们卷起袖子,拿起铲子,不管怎么说,先做一点实际的,救人、做事、现在、马上。幸亏还有些这样的人,要不然这个星球已经毁灭多少次了呀。

2011-03-12 22:5534社会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