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男孩

一件东西,无论它多么美好,它只会在你应得的时候得到,这似乎接近于宿命论了,但实际上,这却是再朴实不过的道理,一切果实皆是对劳动者的奖赏,由劳动的量变到因果的质变,谁也不知道那个点在那里,我们只能等待。

我今天刚刚看了《老男孩》,几个月之前就知道,但一直拖拉着,直到前两天,突然在一个混乱的古怪的年会上听到这首歌,于是今天找来看了一下,实话说这个片子的水平上我看不出什么好来,但确实能感动我,但这只是因为我泪点低,再就是,那首歌确实很好听。

我很高兴看到这样的东西,在我看来,这部片子唯一的优点是创作者的诚意,真诚,这本应是一部创作品的必要条件,但可惜的是,在这个混乱的时代里,这居然可以上升为一个优点。我常常在写东西的时候想,在日常生活中我并非一个纯粹的人,尽管努力如此,但确实很难如此,但我们毕竟拥有一条退路,我们可以真诚的创作。我真心的相信我写下的每一个字,否则我不会把它写出来,我想这不应该是文字者的洁癖,而是一种义务。

老男孩归属于所谓的“11度青春系列”,我不知这个11度是怎么来的,但我的感觉是水,我们日常喝的水温,青春如水,不只是流而不止,还因为冷暖自知。或许是还未到年龄,我无法理解江南所说的“当你到了这个时候,一定会不惜一切去帮助一个现在跟你毫无关联的不再美丽的16岁时的暗恋对象,不是因为你还喜欢她,你只是不惜一切代价想找到过去的记忆,而实际上你付出一切代价也找不回来了。”这几天翻看高三时代神奇的106的一些照片,我感到很快乐,能看到他们,我很快乐,如果可以,我会放弃现在的一切回到那时么?我想我不会,不是因为不再爱他们,那一年依然是我生命中的唯一,无可替代,但我想,我就算重来一遍也未必做得更好,而我,同样希望能够创造出更美好的今天。

我有一点讨厌作者刻意强调的梦想与现实的差距,我虽然是理想主义者,但我明白作者想要说什么,但我所不理解的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强调这个,梦想很难实现,或者可以这么说,梦想无法实现,因为我觉得被实现的梦想在实现者的眼中应该早已不是梦想了,我们并非硬要好高骛远,而是我们的本能,一切可实现的目标实际都对我们没有刺激作用,我们不管嘴上怎么说,在心底的最后一个角落,总还是会留下一块自留地,种下传说中通天的豌豆,尽管它一辈子也不会发芽。但这不代表这颗豌豆被煮过了。我们想要的,其实并非是到达天堂,而是把心事与豌豆一起埋下,努力耕耘而求之不得的荒唐一生。

我现在甚至不希望我有些梦想被实现了,尤其是实现的代价是要用人的骨灰做肥料的话,路途是最美的,而我们的主,不管你是不是有神论者,你总会知道,你总会得到你应得的。我看到很多人,或苦笑或假笑的告诉我,现实不是这样的,高贵者墓前荒草凄凄,小人们门前灯酒靡靡,但我总觉他们是在缘木求鱼,我们怎么可能,向这个荒唐的世界寻求结果,所有的一切,最终的终结,我们终归还是要向我们自己找到答案,很多人一辈子都欠自己一个回答,而我觉得,常令我惶恐的不是这个世界又向我露出了滴血的獠牙,我早已不再害怕凶犬了,爱叫就随它叫去,我所害怕的是,我没法给自己一个答案,我所做的,是否是我真诚的相信的。

回到这里,我们反倒明白我们该强调的是什么了,不是现实到底有多么残酷,其实这个世界也不过是装装样子,尽管喜欢吓唬老实人,但被吓死的只是极小的概率,真正可怕的是我们是否肯坚持自己,并非是不改变,也并非是固守于理想,我只想知道我们是否真诚的相信自己的所做的,我们是否十年过去后相信自己再做一遍也不会做得更好。

看着奔驰车里的那个美丽的女孩,这确实是我唯一纠结的,我可以回答我自己,我可以选择与何人歃血与何人割席,甚至对于不好解决的亲人们,我们也总有办法做出努力并期待必然会有的谅解,但爱人可能是唯一的不同,这是一种我并不熟悉的关系,但就我所知,这种关系并不因努力、条件、契合、热情、见识而发生任何改变,我们总是没法选择,我们都是被选择者,这不禁让人觉得绝望,我想这是这个世界唯一的Bug,也是注定不可修补的Bug,我有些羡慕T的决绝,但我却并不相信他真的会孤老终生,不是对他的固执没有信心,而是对于这个世界的随机值很有信心,谁知道在某个十字路口的转角,没有一朵幽兰在等待着一个痴痴的游人。

“你才不过二十几岁,你怕什么?有大把的时间供你犯错的。”我想这大概是我们唯一的筹码了,虽然这个赌场上的每个人注定离开时都会输得一干二净,但只要你肯停止,总会有人给你付回家的路费的。

 

2011-02-21 21:4344老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