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不介意走斑马线

今天可能是假期的最后一天了,有多久没有这么休息过了?自从那个大二的,珍贵的暑假被抢走后,快两年了,突然之间休息时间居然超过10天,果然应了我自己总结的规律,人不会忙死,绝对会闲死。

尽管书架里还有超过十本书没开过封,电脑里还有超过100G的东西没有看,Google Reader里还有1000+的文章等着我,准备了好久的两个要写的东西一直都没有动笔,该见面的朋友除了一位以外一位都没有见,但今早起来,我居然觉得没有事情可以做。

我下意识的打开电脑,没多久,父亲出去了,然后我看了一会AV,不是Adult Video啦,是纯洁的Animation Video,然后,穷极无聊之下,我居然去做了标准智力测试题,看着那个136我松了一口气,原来多年前我吹的牛不是假的,我真的不是智障。

有段时间我一旦拉不出文字来,我就去跑步,跑到四肢不发达了,头脑就不那么简单了。面对我这种无聊的状态,我决定骑自行车出门。

刚下了雪,济南冷的不得了,但新买的自行车偏偏超级给力,骑了好久,汗没出来,反倒吹得跟冰棍一样,不过这种想法,真要是让高中时的我听见了,不知道得骂成什么样呢,想想那时,那辆跟倔牛一样的自行车,一边跟他斗一变跟天斗,一路上还真是从不寂寞。

我有时恬不知耻的觉得自己跟奥德修斯一样,被放逐了多年,在一点一点的回归城市,先是从步行接近一小时才能找到乡村的大学,到坐公车到市里需要接近两小时的富士康宿舍,再到现在,终于回来,住在快递商定义的派送范围的最远点,想想反倒是高三那一年,我住在最繁华之地,城市中心的高中宿舍,只用双脚就能漫步在济南的喧嚣里,还真的是意外的浪费机会啊。

我对于一个地区的现代化程度的判断是通过卖杂志的来了解的,富士康商业区杂志书店的变迁很好的做了我的一个研究样本,在我刚去的时候,那时候大家的工资还都徘徊在一两千的时候,那家书店里摆在最外面的是读者青年文摘故事会和知音,那时侯三联生活周刊连有都没有,而在我临走的时候,当大家的工资时刻准备着破四千的时候,最外面摆的是三联、南周、瑞丽、GQ智族、男人装。看的我不禁感叹仓廪实而知礼节这话总结的真是精辟啊。

那么,我居住的这个地方,号称还在济南市区之内的地方,买份南方周末要驱车(自行车啦……)一刻钟,买份三联生活周刊要半小时,最狠的是周日就能出刊的三联,一直到周二店主还敢明目张胆的说没到,我不禁对该地区经济水平以及居民素质感到担忧,我还记得很多年前的某个暑假里,不爱看电视的我在家里无聊的从电视第一个台看到最后一个台,只因为这里方圆十里之内,可能都找不到几张带字的纸。所以,在再次被无良杂志店主恶心的我,决定去一趟真正的城里,只为了,买一本12块的三联生活周刊。

路上有骑公路车的少年,像一阵风一样从我身边吹过,我的腿未经我允许就开始激动起来,想想那时,骑着定速的坤车都敢跟电动车飙车的我,现在有一辆崭新的,素质很不错的自行车的我,怎么会甘于寂寞,速度提起来,很快,又降了下去,不是体力问题,而是,到底已经不是少年了,我向往速度,却不应以这种方式得到。

我在红灯的路口停下来,看着周围那些毫不减速的陌生人,我突然脑中闪过了一句话,“狮子不介意走斑马线”,大家在害怕什么呢?那些急匆匆,不惜以生命为赌筹来破坏规则的大家,他们在害怕什么呢?他们害怕那些一闪即逝的机会,活下去的机会,他们都只不过是熊猫,想吃肉,但经常只能吃得到笋的家伙,而真正强大的人,像狮子一样的人,我想他们不介意遵守规则,就好像我让他们一个红灯依然轻松追的上他们一样,那么我之前对他们的指责错了么?犯规的人是错误的,这是没有错的,就好像纳税是在奴役一样,可以容忍,可以理解,可以同情,但问题本身没有改变,他们犯规了,虽然很可怜,但他们犯规了。

大家都在急急忙忙的走,不惜犯规,不顾风景,只因生而为熊猫,但是,现在真的是吃不饱饭的时代么?我想那是我父母的那一代,现在的大家,不那么挑的话,想吃饱饭总不是那么难的,我们其实可以选择,当然可以选择更多的钱,更快的车,更大的房子,更好看的名片,但如果你觉得不爽,你当然也可以,也可以选择看更多的书,画更好看的画,考虑更深奥的问题,爱那些更值得你爱的人,我们没必要,没必要要求每一只熊猫为吃肉而奋斗终身,生命是一个小概率的意外,如果只用一种颜色去涂画,那是何等的可惜,更可惜的是那些狮子们,本应像一个王一样有尊严的生活在食物链的顶端,却非要为了一只不甚肥美的野鸡而闹得一地鸡毛满脸鲜血,何必呢。

晚上看到新闻,“华生”快要接近突破图灵测试了,在这个黄石公园随时可能爆发,天网随时准备被激活,2012越来越近的一天里,一只寂寞的狮子,在斑马线上,突然看见了路。

2011-02-15 21:5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