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题的情人节

几天前写文章时,提到一年最讨厌的日子有三天,然后昨天晚上我突然意识到,我又数错数了,我怎么就把情人节给忘了呢。

照例,重大节日我是都要凑凑兴的,尤其是像这样举国同欢的重大节日,呃,不对,我瞄了一眼饭否,现在似乎是一片哀鸿遍野的样子哎,那修正一下,应该是举国同激动的日子里,一个敬业的bloger有必要自爆一下,今天的状态。

不知道是那些暗恋我的人太羞涩,还是那些想表白的人出门的时候被花盆砸了,总之,我预想的,我近几年来每年预想的,会遇到意外爱情故事的事件始终没有触发,这对于广大清纯、秀丽、娴淑、明慧的女孩子无疑是一个重大的好消息,你还有机会,还可以继续加油,但要珍惜,seizes the day,make your lives extraordinary。

幻想情节结束,下面进入现实主义,我今天做了什么呢?找到了一条路、跟妈妈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走夜路、被一个喝醉的大叔吻手。

我偶尔会相信,生活中的一切随机发生的事件都具有象征意义,那么,在情人节这天,找到一条路、跟妈妈度过一个愉快的下午、走夜路、被一个喝醉的大叔吻手象征着什么呢?我的后脑告诉我的前脑,打住,要不然我会构思出一篇恐怖小说的。

我想找到一条路。

有多长时间了?在D小姐之后,我有多长时间没有见到那种让我感到非本能的吸引力的女性了?算算时间差不多一年整,那么又有多长时间没有与适龄(同指身心年龄)女青年做超出熟人级别的接触了?算算时间差不多快有两年了,那么,现在的我,居然身心还基本保持健康,还真是算得上精神坚韧啊。

跟妈妈度过一个愉快的下午

这是很享受的事情。我并不认同传统的血缘关系,一个人,先天性的与你离的很近,根据人类的基本思维方式判断,他与你发生冲突的机会远大于他会跟你很亲近的可能。亲情是格外难以培养,也格外需要用心培养的一种感情,它并不会因为与你有百分之多少的基因重合而自然而然的产生,与你接触一个陌生人其实没有什么区别,区别仅仅是你没有不见面的权利。所以,我很享受能跟妈妈度过一个愉快的下午,哪怕是在情人节这一天,本应外出忙碌的这一天。

走夜路

初中的时候知道一本书叫《夜航船》,当时不知道它的内容,但只听名字就很喜欢,尽管似乎毫无关系。然而未必,那些偏门的见识,或许正是让人夜航船,朝着一个不知能否到达的目标,在黑夜起航,星月相伴。而我,记得怕黑怕了很多年,直到某一年,莫名之间,不再害怕那些想象中的动物,胆子丝毫没有变大,只是,突然明白了那句话,鬼不害读书人,为什么?因为我们跟他们一样,行走于黑夜,明明与所有人同在,却无法相互交流,被人害怕,而我们自己却害怕着所有人都不害怕的事情。读书人是鬼。

被一个喝醉的大叔吻手

相对于某些屡败屡战的同人,理论上讲我的战绩反倒优秀一些,零负一胜,记三分,或许还能赢过不少负数的,但我只能感到尴尬,尽管越来越明白了我选择的道路只会让同途之人越来越少,但有什么能阻止我呢?我倒希望能遇到伊人,让我智商清零,把买书的钱拿去买花,可惜,终归只能遇到一些想吻我手的喝醉的大叔,尽管我真的挺同情他们的,但抱歉,我究竟没喝酒,也总不能骗自己。

过年的时候,我自己问我自己,今年我想要什么?我记得我许愿都还蛮灵验的,于是我对我的鼠标许愿,神啊,给个妹子吧。愿祝吉言,让我在明年这一天,不至于继续写这完全跑题的情人节……

2011-02-14 22:4730爱情情人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