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操蛋的死亡的非典型性影响

VeryCD挂了,尽管用它的说法是“内容调整,对不涉及版权问题的资源发布不受影响”。但你我都明白,VeryCD挂了。

关于VeryCD挂掉所带来的版权讨论、道德论证、网民习惯、价值判断、内容分级、未来格局影响诸般高深讨论已有牛人们在分析,我不插嘴了,我只想说一下,VeryCD的死亡对于个人,我这个没有典型性特征的普通网民的影响。

我的个人网络生活中最重要的网络应用是Google Reader,没有之一,再往下数,就是emule。可以说这大概也可以视为我为什么是非典型性例证的原因。当我希望了解一个人的网络生存技能的时候,有一种很好的以小见大的办法,例如我会问一个人获取新闻或信息的来源是哪里,视对方的答案从Twitter、Google reader、微博、校内、论坛、门户乃至QQ弹窗逐级调整我接下来的谈话难度与深度,同样,当我问一个人日常获取网络资源的来源时,视其回答是PT、emule、电驴、网盘、BT、迅雷、乃至在线观看来判断我们是否有接着讨论最近在看什么的必要性。正如我能期待的关于信息获取的最好答案是“主要信息来源是Google reader,偶尔靠微博解闷”,日常生活中能见到的关于资源获取的最高级别答案是“我玩emule,用的是Xtreme这个Mod”。好了,看到这里你大概也就明白了,会这样回答的人,大概一千个人里也没有一个,我大可自诩为“互联网高端用户”,但事实上,也可以称为“互联网非主流用户”。

我常聊的朋友中有一位互联网主流用户,特征为视互联网为玩具,混迹校内与论坛获取信息,分不清电驴跟emule的区别且两者都不会用。我经常要把我正在思考的问题问他一遍以确定主流群体的“正常”反应。记得有一次聊天时我把关于VeryCD、电驴、emule、吸血驴乃至kad网络、emule的公平规则积分体系等相关信息仔细的讲给他听,具体他的反应我已经忘了,但基本态度还大体记得“Who care,哪个快哪个简单我用哪个。”没错,这就是大多数人对于下载这个行为的最基本态度,最正常态度。你跟他强调“emule是他们大部分资源的上流源头”是没用的,你跟他们强调“emule本质是分享而非下载,电驴之所以是吸血驴是因为他不守规则获取与付出并不对等”也是没用的,你跟他们强调“emule的使用会改变你对资源的获取态度与使用态度”也是完全没用的。大多数正常人的态度就是“Who care,哪个快哪个简单我用哪个。”

其实时间退回到三五年前我与他们并无不同,与Google reader不同,emule并不是那种可以立竿见影改变你生活的东西,事实上它的使用学习成本很高,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研究学习它,花了接近一年的时间适应它,而后两三年的时间我一直在依赖它。那种学习过程很讨厌,因为它与你以前的观念有根本上不同,例如它那种以慢求快的速度逻辑、例如它那种付出与回报的对等关系甚至包括它那复杂到令人抓狂的参数设定再到不同Mod的“里世界”。当一些工具被赋予超出它的领域以外的东西它就不再是简单的工具,emule这个软件在我眼中是一个有自己价值观的软件,对它的使用你就要按它的规则来,一方面你可以享受靠它获取的那几乎没有边际的网络资源,另一方面,你同时必须要忍受并接纳它的价值观,否则你没办法使用它。但如果你真的接纳了它的价值观,你会爱上它。

所以对于VeryCD,我的态度是既厌恶又乐观其成。任何一个真正的emule爱好者都没办法不讨厌VeryCD,VeryCD改变了游戏规则,它与传统的下载世界妥协,它并不遵守公平原则,它无视emule软件的道德观,它把分享改变成了下载,它把很多人的视线禁锢在VeryCD这个小小的圈子里,使大家看不到真正的emule的资源世界,它的电驴是最差劲的mod但却是最流行的mod。但,说到底,VeryCD仍然普及了emule(当然也可以说是曲解)的概念,它简化了emule的使用与学习难度,它提升了新人单文件下载速度以解决了新手的心态转变难题(当然另一方面也使大家无法接触到真正emule分享下载以慢求快的速度逻辑),最重要的,它是最大的中文emule资源索引,这是它最重要的意义。尽管任何一个与我相同的真正emule爱好者会告诉你,emule的价值就在于它不依赖任何索引,它的kad网络与资源搜索模式使它无法被真正的封禁,即使没有任何索引网站,emule分享系统依然可以正常运作。但,对于大多数人,他们不可能懂得这些,要牢记的是他们的态度是“Who care,哪个快哪个简单我用哪个”,emule在他们眼中既不快(你用以慢求快是说服不了他们的他们听不懂……)也不简单(我这个被称为高手的家伙学了一个月……)emule对他们最大的吸引力就只剩一个了,那丰富到疯狂的资源总量,但是如果没有一个索引站摆在他们面前,他们连这个也不会知道的。

所以VeryCD被关闭对于我一样是很矛盾的一件事,对于我想要的资源我依然搞得到,但是确实没有以前方便,我可能因此会错过某些东西,另一方面大量“低端”emule用户中只有一小部分因此开始被迫学习进阶为核心用户而剩余的大部分很可能会放弃,而这样可能会间接影响资源的传播速度。甚至可能因此变为小众圈子,而任何分享网络的生命力就在于用户群的大小,如果失去了大量的用户,哪怕是“劣质”用户,水会变清,但池会变浅。

绕回来说导致这一事件的版权问题,我的态度依然明确,我不认为现有的版权制度“正确”,它存在问题,它没有完成帮助内容创造者与良性传播的根本目的,但我依然愿意遵守它,因为现在还没有更好的并可正常实施的新模式。而事实上一旦涉及中国市场,这一问题已经不是简单的版权问题,这里的水更混得多,但说到底无非两件事,一是利益,二是既有利益所得者的“维稳”。对于资源,我想要看到一周前刚刚上映的动漫,我想看到最经典的美剧,我想听到原版的无损音乐,我不是小孩子,我可以付费并并希望能选择我想要的东西,而现在我甚至都快要懒得抱怨了,不过想想看,有多少人愿意像我一样为优质的资源服务付费?想起今天看到那句话,现在的世界已经是商业社会了,但我们才刚刚进入工业社会,我们的消费者还都是loser,我们还都并未学会为附加价值主动付费,所以有些事与其说上面很“VeryCD”不如说我们还没学乖。

归结下来,我想我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VeryCD的关闭是一种必然,对我的有影响但影响不大,对大多数人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没影响,内容付费是合理且必然的,现有内容付费体系与其说不成熟不如说不存在,我们需要优质且不加过滤的资源,我们不需要一位big brother为我们做判断,一方面上面的人应该学会堵不如疏,另一方面我们大多数人也应该学会为看不到的东西付费,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免费的东西,一切费用最终会转嫁回来,而对于大多数“主流群体”我想说的是技术者确实有自己的特权,如果你肯付出相应的学习成本你也能拥有相同的特权,这大概是互联网最大的价值了,他给所有人提供了公平的起跑线,如果你肯,你就能比其他人强。至于VeryCD,一路走好,不送。

扩展阅读:为什么我们怀念VeryCD - 可能吧

2011-01-27 19:4836VeryCD评论emu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