忐忑

“昔我往兮,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昨天把校内的状态改成《采薇》的最后一段,写完,自己叹口气,对着发亮的屏幕不知所措。

最近实在是心定不下来,想想,也没什么大事,不过是要回济南了,换一个新工作,换一个新环境,朋友还能多一点,人基本上也就算是定下来了。

我对自己现在的生活其实还是挺满意的,尽管说不上完美,但想想看,有时间看书,有钱买书,有精力写书,我还想要什么呢?

要说不满,我想我是有点太不上进了点,不管是工作上还是学业上,得过且过,小富即安,这样的生活惬意而又轻松,但心里终归是知道,在不知道某一天,这一切都会消失。

这一天来了。

昨天办完部门内的手续,调了两天年假,说是回家,其实只是想宅着。

先是看了几集美剧,有些无趣,又去网上找些小说来看,已经好久没这么做了,当年看小说看得痴迷到忘生,现在说不看就不看抽身轻松,两个都是我,只是中间隔了五年的时间。五年的时间,前两天笑着跟复活的T说,我已经从幻想小说阅读专业毕业了,自己却有些纠结,毕竟是多年前我生活钟上最重要的一根轴,现在笑着抽走,确实也真的不怎么看了,但也没这么好放下。

三年前我就跟别人说,网上好看的小说我看光了,所以我不看了,现在又过了三年,不敢再这么乱说话,然而三年的时间,好看的小说到比长得比蘑菇还慢,翻来翻去,找了一些人的新作品,还有一些新人的作品,作为作者我同情你们,作为读者我都懒的吐槽你们。

我又找出自己写的那坨东西,一点一点的翻着看,心里琢磨着,要是读者你耐心好点,我写的东西,不比这些玩意差, 然而又想起之前那次挫败,是啊,用脚投票,我输得挺难看的。但还是不肯扔了,时不时找出来,再拾缀上几个字,我这么算着,保不齐到我死的时候跟卡夫卡一样,嘱咐T一句,把那堆废纸烧了吧,我在下面接着改。

其实老老实实讲个好听的故事很难么?有人跟我说没见过好故事我总是怀疑,我天天老看到一些有意思的事,我愁的只是不会看人,人生而百相,孙猴子看得出妖魔鬼怪,人心里的魍魉却未必看得清。我看那些作家写的东西,有点想笑场,你们真的相信你们写的东西么?我觉得这是写字的人的底线了,至少,你得相信你自己写出来的东西吧,可是想想要是他们真的相信,那岂不是更可怕,在他们的眼中,这个世界简直如同剪纸油彩一般,人与人的相遇,倒好像两只游走的兽,欲望与本能,无限简化的行为逻辑,没有约束的力量让本应唯一清醒的作者迷失于他自己创造的迷宫里。

荒废了几个小时,反而更加郁闷,本来是找乐子的,到好像来给他们义务挑刺的一样。

下午的时候,我关上电脑,伸了伸懒腰,突然发现宿舍里无比的静,我突然觉得很享受,几天前看蒋勋的《孤独六讲》,讲的很浅,但有一句话我记住了,孤独本身不会带来什么,而那种想要脱离孤独的感觉才是痛苦的来源。我很享受孤独,就好象这种突然间的静,你会觉得自己的呼吸突然间与世界合而为一,于无声中听天籁。

突然想起我辞职的过程,这是一个谎言,绝对的谎言,但我发现,我写下的辞职信上的每一句话居然严格来讲都不是假话,而我说出的话也绝大多数都是真的,于是我只用了不超过三句谎言,把几百句话的意思完全变得不一样了。其实很久之前我应该就明白了这一点,假话仿佛细菌一样,哪怕只有一句,整篇文章都会变质。

想想看这两天我的难受也来自于此,说谎对于我是很难接受的一种行为,尤其是我自己不认同的谎言。每一句谎言都让我的胃痛更严重了点,我宁愿接受这样的惩罚,如果说谎者不被惩罚,那样我会更难受。

我就要回乡了,这里是我的起点,当我再回到这里,我离开的这几年的经历又似乎会消失不见,仿佛我从未离开过,风筝划过天空,到底还是会回到那个线轴旁边,想起来让人很丧气,然而我终究与五年前那个愤而离去的人不同了,这次回去心里虽仍有执着,但总算学会偷笑,没人之处,能笑得出来,想来大概不会像五年前那样时不时搞得自己心理崩溃。

不管怎样,先上路再说吧。

 

2011-01-20 21:3129辞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