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碑上的获奖感言

事情发生在我从济南回来的那一天。

我的观点是,作为一个成年人,应该有某种自由的特权,这是我幼儿时代就开始一个梦想,而我也一直准备践行这个梦想,所以我谎报了放假的时间,提前一天回到了烟台,我需要偶尔独自的休息。

当然最主要的,我希望更新我的blog,这几天发生的事很精彩,我想把它记录下来。

然后我发现我中奖了,大概是2011年第一批blog被墙名单,我入选了,于是,我打不开我自己的blog了。

我一点也没有惊讶,似乎这是某种必然结果,也没有一点“此行犹光”的兴奋感。我的感觉是有些失落,有些寂寞,好象是听说某个好友死了,而我就只有这一个好友。

我毫不惊讶这个结果,从我开blog的之前,我就在问自己,我要怎么做?我为什么要花钱购买美国的空间?

我的答案是,只为想自由自在的写作,只为不用自己阉割自己,只为不用担心突然有天我被告知,我的blog消失了,不为什么。

但它还是消失了,好像我之前的两个blog一样,我对着浏览器那刺眼的空白发愣,一遍一遍的刷新他,好像刚才只是意外,只是想之前一样,我搞错了某个设置,或者程序bug了。

我做了一些准备,空间在国外,域名也是没从国内注册,尽管我不在乎,但我从未写过我认为的过激言论,浏览量很低,我在想,或许没人会注意到这里,或许我可以安静的写一辈子。

但它还是消失了。

三天后,我接到空间域名代理商的通知,原IP直接封禁,连带误伤了同一IP下的几个其他博主,域名也封了。根据我所知的既往例子,这大概是封禁的最高规格,我很荣幸。

那天晚上,我花了很大的力气找到了一年多不用的Tor,用超慢的速度,看我自己的非法网站。我觉得很无力。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知该怎么做。我只是想不明白。

第二天,代理商改变了IP,好心的没有驱逐我,我新买了一个域名,重新设置,重新架设,把所有的文章找出来,一篇一篇的看。

这些文章,有的是我自己写的,有很多是我转载的,我自己写的,我并未看出什么问题,我转载的,我不敢说它是一定对的,但,我真诚的相信这些文章,我本人的原则向来是厌恶一切的偏激与冲突,我在我转载的文章里看到最多的是常识。

我有两个选择,我几乎没有犹豫的选择了妥协。

我尊重规则,尊重现有事实,我不想违反我的原则,哪怕你是错的,我会指出,但我仍会遵守规则,我不想发生任何冲突,我最担心的是我会因反对而反对。

于是我开始修改我的文章,花了一天的时间。动手之前,我觉得这是愚蠢了,但结束的时候,我并非毫无收获。

我删掉了所有我转载的文章,尽管它们都很好,真的很好,但我确实没有标准的决定权,以后,我想我不会全文转载文章了。

我留下了我所有文字,我有我的底线,我不能为别人的文字负责,但对我自己,我可以负责,如果依然不被允许,那么我会选择放弃。

接下来的问题是,我原来的文章分享计划显然无法进行了。我想,我之前确实管得有点多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眼睛,都有自己的世界,我非要把我自己的眼镜借给别人,未必是好事。

我估计会少写一点,不是因为恐惧,而是为了反思,我在写什么?我我写作的目的是什么?我受惠于写作,但我想做的更好。

最后,我想感谢国家,感谢工信部,感谢元旦加班的网警,感谢您们无私的劳动,如同刘先生说的,我们没有敌人,或许你不知道你在做什么,那么我同情你,或许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并苦恼于此,那么我可怜你,或许你还坚信你所做的,那么我愿与君共勉,看来日之域中,是谁家之天下。

还有,感谢你们让我冷静,感谢你们,我能思考的更多,我感谢一切让我苦恼了一周的人。一切苦难都是珍贵的收藏,这一切只为让我更加珍惜生活中那些微量的美好。

“Nobless Obduject,今后也请用存盘继续拯救世界……”

2011-01-13 23:1418墓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