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拉图式婚礼

今天早上,民工一进办公室,看见大家幸灾乐祸似的看着我,我顿时觉得不对劲,难道我利用加班时间看闲书的事被发现了?一低头,赫然一张婚宴请帖,唉,人在江湖飘,早晚要挨刀啊。

照例人生的第一次都要庆祝一下,第一次接这红色罚单,我却不知该哭还是该笑,这对新人呢,女方我可以说完全不认识,男方呢,我也只能说我认识,我认识的意思是我看到他的时候我能记起他的名字,不见面的时候就不保证了。

实话说我从小就对婚礼这事没啥好感,印象中就记着参加小姨的婚礼,喧闹、哭泣、嘈杂、混乱、烟熏、酒臭、还有充斥其中的恶劣玩笑,能让我产生负面情绪的事情快凑齐了,从那时起我对婚礼产生了第一个定义,这就好比游戏的终关,不把主角折腾死不把配角累死,基本上是不会算完的。在我的词典中大概婚礼的近义词是高考,灾难般的过程只为结局后的完美暑假。

请帖发到手上,不去终归是不好意思的,去的话,随礼也是不可避免的,幸好,所处环境大多穷人,风气还不算尚奢,红包里放上一张也就大大方方的可以吃席了,若真是如我所知某些南方风俗,只怕我今年年终奖就算白发了。

花钱难免肉疼,肉疼难免就会瞎想,就会怀疑人生,话说,婚礼到底是啥?到底应该是啥样的?

我所理解,所谓婚礼无非婚姻契约的缔结,宾客为契约的见证着,婚礼的存在合法合俗的证明了某两个人的关系,他们获得了其他人无法置喙的合法同居权,丧失了随意寻找新的异性伴侣的权利,宾客存在的义务是为了产生社会力量维持契约的稳固性。理论上讲宾客人越多,产生的社会力量就越大,对夫妻双方的禁锢性就越好。与此对应的,婚礼面以下的物质交换(彩礼、聘礼),理形上是两个家庭购买对方家庭某一成员关系的一种象征性交易。这种礼品价值越大,潜台词是相对交换关系的价值估量。彩礼、聘礼再加上随礼,在现代社会还有潜在的多方助资组建新的独立家庭的意思。

ok,把事情本质理清,事情就容易看得明白了,首先说所谓的社会力量这一方面,我前面说了,理论上宾客人数的增多有增加社会对某一婚礼的维护力量的作用,这所以这么说,实际上来源自传统婚姻中无爱婚姻的传统,由于婚姻双方基本没有感情可言,所以婚姻的关系维持,很大程度就要靠所谓的社会力量,大家都说你们是夫妻,你们就是夫妻。实际上就我所见,这个做法很有效,很多无爱家庭关系的存在大多无非两个因素,孩子,社会压力。但,拜托,现在是二十一世纪,尽管就我所见大多数婚姻依然受家庭影响很深,但很大程度上讲,这件事已经是两个人的事了,一个合理的婚姻关系我觉得更多依靠婚姻双方的感情联系,而非外在的压力维持。就算考虑保险因素,我们也应该注意一个前提,所谓社会力量,本身要来自相近关系的人群,简单就是说宾客得认识你,经常跟你打交道,能对你产生影响,如果他知道你离婚,你会在意他的态度。So,请一个几乎不怎么认识的人或是远房到你都叫不出名字的亲戚参加自己的婚礼,我只能说您巍巍然有古风了,因为实际上现代社会的特点就是人际关系疏离,个人价值提升,在古代一个人的人际关系决定他的世界大小,而在现代,我们似乎早就不需要这么干了。根据人际关系方面的研究,我们大多数人有亲密关联的人际圈(所谓强联系)大约是2-6人,不超过10人,平均是4人,而那种只是认识关系的人大约保持在60-100人,一个正常人类无法联系超过150个社交关系。我在想对你能产生正面影响的人一般不会超出你强联系关系的那十个人,所以,一个婚礼上出现除直系血亲以外的人群数量超过20个人,那实在是件很奇怪很不合理的事情。

再说第二件,礼物关系,我前面说了,所谓的彩礼与聘礼最早仅具有象征性的交换意义,在后期也仅增加了助资新家庭的涵义。那么我们现在的婚礼上的礼物关系正常么?有点常识的人都会觉得不正常吧。一来你把聘/彩礼的价值大幅提升,使其脱离了象征意义的范畴,变成了实际的价值衡量,但,我们是人啊,万物之灵长,价值的制定者,我们本身是在价值体系之外的,每个人都是无价之宝,你很难想象像印度人历史上那样,以牛的数量来换取不同姿色级别的妻子,那么,我同样也无法理解在中国现代社会以聘礼房的平方数来衡量男方的诚意。一种象征存在的价值本来就是象征其象征物的无价,而婚礼的增值,我觉得几乎是对婚姻本身的侮辱。好吧,礼物后来还被我们增加了新的涵义,成家不易,众人相助,意为成人之美。那么,谁该相助?该相助到什么程度?这应该值得我们好好想想。所谓相助是为了让一对新人能更好的生活,而不是为了让一对新人产生新的生活压力的。

有人问我那么理想中的婚礼是什么样,我还真认真想了一下。挑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不太冷也不太热,最好在周末,大家都有时间,提前一个月告诉父母,提前一周告诉朋友,找个大房子,也不用太大,能摆开四张桌子就行,日期一到,朋友们早早的来了,这个带一条鱼,那个带一捆葱,有钱的还稍一压力锅,里面有从昨天就开始煮的骨头汤。小夫妻俩也没空搭理这些老朋友,留一个认识人多的在门口招呼着,夫妻俩亲自在厨房,把亲戚们的第一轮的菜做出来,等亲戚们的菜上好了,婚礼就算开始,长辈见证,两人最好的朋友,要不然就是红娘主持,什么“我愿意她(他)成为我的妻子(丈夫),从今天开始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才能将我们分开”一类的该问还是得问的,权当烘托气氛,但谁也不愿多插嘴,菜都上来了,说太多话就凉了,然后夫妻俩交换戒指,事就算成了,朋友们呢?也不用闲着,每人下厨做道菜,友人的两桌菜就算有了,谁做的不好谁挨骂,公平的很,有钱没钱都一样。夫妻俩能喝不能喝的父母是该敬杯酒,剩下的人,量力而为吧。敬完酒,接着下去给亲人做菜,照我看,这比敬酒要尊敬的多了。人不算多,大多都熟络得很,不用司仪照样也热热闹闹,都说说话,吃吃饭,一场婚礼就算行了。亲戚们退场,新人回房,朋友们也别闹,老老实实把东西场面收拾了,也别不识趣,老实放新人销魂去,自己安静的的走,非要觉得关系太好,要留点东西,偷偷往屋里一放,也不说谁送的,让小两口琢磨一辈子去吧。这样的婚礼,简单而有趣,谁也不觉得累,谁都能舒舒服服的过去。至于所谓的规矩礼节,我的意思是,礼者敬人,这样做对谁都公公平平的,何其尊敬。

可惜,这只是柏拉图式的婚礼,哪里是这个残酷的现实所能存在的,想必若真到我遇良人,必然也会满足女性对于盛大婚礼的一切幻想,只许在某一黄昏夜,怀中良人酣然,悄悄讲给她听。

2011-01-08 12:3143个人存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