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哪写哪] 第零单(下)

这件事真的很惭愧,我看了一下,上篇写于九月八日,然后就是富士康地狱般的九十月,而十一月则接连发生了一系列令人悲哀/不爽/忙不过来的事,于是一拖再拖。更惭愧的是,整个十月基本就没怎么读书,当然我可以谴责富士康万恶的加班制度,但一边数着毛爷爷一边这么指责实在有失厚道,罢了。

还是回归原来的宗旨,在第零单里清掉近一年的已读书籍,下个月开始,按书单顺序评述。


《扫起落叶好过冬》 林达著 

我最早是在王三表的一篇关于《民主的细节》这本书的推荐文里知道的,据说在刘瑜名震江湖之前,很多人对于美式民主的最初了解,来自一位,呃不,应该是一对作家,林达夫妇。

买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买了这一本,这已经算是林达夫妇后期作品集了。到手后,很快读完,怎么说呢,觉得跟龙应台先生刚好反过来,林达夫妇的作品行文及其流畅,善用例证,选取的每个例子视角都非常聪明,但论及立意高低,却比龙先生稍低些了。

我很愿意把这本书跟《民主的细节》还有《野火集》对照来看,民主的细节中刘瑜展现的是民主的天然优势,民主制度尊重常识,尊重现实,尊重逻辑的一面。而扫起一书中林达夫妇却恰好展现的是美式民主的进化史,无数的失败,无数的错误,无数的教训,这些反面的例证让我们更清楚我们眼前这个现代美国社会到底经历了怎样的曲折造就了现在这个精密的自洽制度。而野火集则是完全不同一本书,尽管看起来似乎都一样,但这本书立意更深,它直指整个社会问题的因,根源从来不是制度本身,而是你我。

这本书问题在于这真的是典型的“文集”,并无明确的主题,也没有主线,几十篇文章展示了各种侧面。实话说我倒觉得这本书被称为民主的细节更恰当一些。


《野火集》 龙应台著 

很巧合,在我下单的这本野火集还没到的时候,回了一次家乡,去姐姐家拜访的时候,床头上赫然摆着一本,呃,我跟我的姐姐从小趣味就很相近呢。

不过说来其实也没啥说服力。要知道这本书出世之时,创下了一个月再版二十四次的奇迹,到台湾政府想禁书之时发现已经快要人手一本了。在大陆,龙应台的文章也早已是各位爱书人的枕头书。我跟人说刘瑜林达常常没人知道,但就是不怎么读书的人对龙应台的名字也多有印象。

老实说开始看的时候多少有些失望,龙先生立意高,挖的也深,每一篇都直指我们问题的根源,但不知为什么总觉得跟隔靴搔痒一般,很多文章都说的不通不透,很多话都浅尝辄止,颇有些不过瘾的感觉。但结合历史常识——那时候台湾恰好也是浑身敏感词的时代呢,这些篇文章龙先生一再声明,不是她不能写的更深些,下笔更狠些,但是,若真如此,只怕我们就看不到了。就算是这般的不通不透,作者也是被喝茶、被接见、被撤稿……实话我真的不理解,我想任何有着正常理解力的人都无法理解,这本书中大多道理讲得中正平和,就算有所讥讽,也大多数腹诽之属,很多在我们看起来近于常识的问题,却成了被禁的理由,唉……

真正的讽刺在于,在于这是一本将近三十年前的书,然而看书的时候你仿佛穿越了,每一篇的问题所指,似乎都是写给今天的大陆的,三十年,我们有三十年的时间反省学习,却照模照样的一一把错犯了一个遍。我不知该笑还是该哭。不过想想,一百年前的鲁迅杂文、五十年前的文星、三十年的野火集、二十年前的林达再到最近的民主的细节,一百年的时间,前辈们做的事有何不同呢?我在想,如我辈的读书人,哪里还有抬笔的力气,有什么道理是比你强百倍的前辈们讲了一百年还没讲通而你却有自信说明的?


《单向街1 最愚蠢的一代》、《单向街2 先锋已死》  许知远编 

我是个杂志控,从小花在杂志上的钱怕有几千块了,至今保持着没事去杂志店的习惯。所以对于mook是很有感情的,mook之中最出名的莫过读库,但这真的不是我的菜,我文化水平太低,耐性又差,看读库常常看的自己怀疑人生。

无意间知道单向街这本mook,老实说是冲着那些作者去的,都是在网上读了一年文章的老熟人了。到手之后几乎都是看的时候撑得难受看完又觉得饿得慌,这里完全是赞美的意思。

想把言之有物与可读性保持在一个恰好的平衡点是很难的,至少我知道的杂志和mook里这一本是做得最好的,单向街的封页上写着“记录 探索 批评”我觉得他们做到了。

由于文题广泛,很难去总结什么,两本mook是少数那种值得人读两遍以上的书籍。老实说硬要说问题的话,我只能说这本mook最大的问题是未免太难产了点,第一期出版于2009年8月,第二期出版于2010年4月,第三期……在我以为它已经停刊时候,我刚刚得知第三期上市的消息,当然,我第一时间下订单了。有时候哀叹,连这样的文字都无人赏识,我还写什么,但看看小郭同学,我又有自信了……


《独唱团》 韩寒编 

这本mook的传奇大家其实应该很熟悉吧,从那个千字千元的开场到绝唱团结尾,先不论这本mook本身,单单它的诞生到死亡的故事本身就已经够我们回味半天了。

老实说我不知该怎么评价,这本mook里集结的文章其实差距蛮大的,好的几篇我觉得真的值得千字千元,一般的那几篇,我真的觉得韩寒有点赔了。

而且事实上我很不适应这本书半本文字半本画的风格,这些直接拉低了我对这本mook的评价。好吧,我更愿意把这本mook的一生看作一次行为艺术,那个充满性格的稿酬声明,特殊的编著风格,把所有文章与作者列于封面,一切的一切,我觉得这件事,只要韩少做了,也就算值了。


《九州·轮回之悸》 唐缺著 

九州现在半树枯黄半树青,很难说它的未来,但在四年前,那时候我相信九州第二代作家中的王必然是唐缺。现在这个结论我依然不会改变,但这个结论似乎本身已经没什么意义了,已经没多少人看九州了。

唐缺善写小人物,善写那些白日的烛火,你很难爱上这样的烛火,它们完全是无用的,只有偶然间,偶然间天暗下来,我们才突然发现他们的存在,当然更多时候只能看到他们的遗骸。

这本书唐缺似乎也在试着改变,他最近的几本作品似乎都在尝试着改变,这一本他尝试的是多线剧情,推理神马的,我无视之……从结果上来看,还不错,基本上还是把故事大体说圆了,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在看这类小说时常常会被剧情牵着走,很难看清完整的逻辑是否存在漏洞。

哦,我喜欢这篇的结尾,这个大反转很漂亮,让我觉得可以用拍案惊奇来形容。但我最爱的,还是他笔下的小人物们,看完书印象最深的一是那个夜晚,秋瞳公主便衣来到酒馆,借酒消愁,说着那不靠谱的弟弟,说着那咫尺千里的爱人,说着那种种烦心事,真想陪她一醉。再有便是文中姬承那一刺,第三次被这个小男人感动,他没本事,他懦弱,他有我们每个人的各种缺点,但这不妨碍他也有自己的坚持自己的守护。为了妻子的这一刺,让接下来的云湛大侠的漂亮表演完全变作了陪衬……


《九人》杰弗里·图宾著 何帆译 

这本书……其实是八卦的,当然很多人翻两页被满纸的脚注跟法律术语吓住了,看老老实实的一页一页看,你会认同我的说法,这本是美国高院的八卦故事集。

当然,这本书的价值不尽于此,他带我们了解了我们国人大多不熟悉的美国司法分支,有多少人认为,高院的那九位庭上大人其实是美国最有权力的人呢?

看书的最大收获是,我爱上了戴维·苏特大法官,有些人就在那里,等你发现,并爱上他。

当然,还有其他收获,九位大法官阁下的性格观点说尽于此书,那是妄谈,但你大体上可以了解美国法律界的思想概况。

我不太喜欢的是作者是个政治观点很鲜明的人,他是个温和派民主党,所以斯卡里亚阁下就很难得几句好话,至于托马斯阁下,我都有些同情他了。

除此之外,这本书还是很好的,推荐……所有看过波士顿法律的美剧爱好者……


《佛祖在一号线》 李海鹏著 

一直喜欢看专栏文,但不知为什么,居然之前一直错过了这位大牛。

书一到手先是感叹,苏静你们文治团队到底懂不懂设计,好好一本书弄得跟我那烂工作笔记似的。这种装帧设计在我看来,既不实用也不美观……

看的时候,一直长吁短叹,弄得旁边的同事一直拿眼睛挖我……不过这本书真的是,跟我的调性很合拍,常读书的人都会有这种感觉吧,有的文字,你看的时候就在想,若是能见到作者或许会成朋友,因为思想真的很合拍。

看完之后,我觉的作者基本贯彻了他重述常识的写作宗旨,这种书看着是让人难受的,满篇的才华横溢,你说我们得怎么努力才能写出这样的文字……

我始终记得书里的那一段“本报讯,昨夜北京春雨迷蒙,零时许,平安大街旁灯光灿烂,一棵老槐树静静地死去。本报讯,大连理工学院的一位女生昨日观看海豚表演,突然泫然欲泣,因为海豚跃出水面的那一刻,让她觉得世界真美。”我阖书沉思,到底什么样的社会才能承载这样的新闻?我在想必然人人都温柔、善意、每个人都明白自己真的想要什么,这样的社会,大概就是天堂吧。


《俗话说》 东东枪著 

在豆瓣我评了五颗星,我想无论这本书的历史价值或是文字价值,如果一本书无论你有没有文化,它总能让你开心,合上书又总能让你有所思考,那这样一本书,总是好的。

俗话说里看的是世相,看的是灵光,真正好的是几块几百字的干货。

这本书的好处在于每次读你总是觉得看的是新书,当那些灵光一现的机灵文字当集中到满篇都是,你很容易就麻木了……

这本小黄书,我觉得应该算得上是才子书,看着乐的,如我,那只是俗人,什么时候看着满纸的荒唐只想哭,那就算得道了。


《一百种尾巴或一千张叶子》 科学松鼠会

这是科学松鼠会的第二本文集,这本书……不知是我最近看科普文章看得有些麻木,我居然有些看不下去了。

这本书的指向性明确一些,主要是动植物方面,依然是那亦诙亦谐的文笔,但怎么说呢,没有第一本文集那种看着让人不想放手的感觉。

我倒一直觉得,松鼠会的博文中,Dr.You是最适合成书的。再有就是,我从来都觉得像这样的零零碎碎的科普随笔培养不了什么科学素养,最多只能增加你对科学的兴趣。真要想有所知,系统的学科学习是必须的。


《京华烟云》 林语堂著 张振玉译 

看这本书看的我有点噎得慌,一个中国人写的英文再译成的中文,老实说这样已经很好了,但真的是看的噎得慌。

故事,怎么说呢,除了姚小姐智斗情敌让我印象很深,再有的总觉得欠点事。

还是东东枪的文字才明白,这文章是写给外国人了解中国的,我们自己来看,不噎得慌才怪。

迷信作家是对的,但至少要看是写给谁看的吧……


不写了,不写了,再写吐血了……

2011-01-08 12:1638阅读存盘点读哪写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