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奏感

二十个月前民工我作为一名民工进入一家工厂,三天后我被分给我的师傅,一个月后我师傅很喜欢我,因为我是同来的民工中学的最快的,三个月后师傅经常骂我,因为我有两个月的时间一点进步都没有,六个月后我终于混进了所有民工中的中游,十二个月后我脱离产线时是所有人中第二快的,十八个月后我再次回产线支援的时候,线上的新民工们惊奇地看着我这位所谓的“新来者”宛若神一样的速度,“你是怎么做到的?”

“节奏”

多年来我坚持的最久的一件事是长跑,第一次想练长跑是在小学要毕业的时候,学校第三次取消我报了三年的三千米跑项目,运动会结束后,我一个在跑道上试着跑起来,结果只跑了三四百米就累得不行,那时的感觉仿佛耻辱。

然而付诸行动已经是高中时候的事了,那时,不管是在白天午后的塑胶跑道,还是夜晚分校的砖石操场,我一圈一圈的跑着,连女生都能超过我,然而依然挥汗如雨的跑着,整个高三的记忆似乎始终都是夏天,永远有很好的阳光,永远有不停的脚步。

到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渐渐很难看到超过我的身影,我孤独的一点点拉长我奔跑的距离,一点一点加快速度,一点一点的明白,怎样才是最快的方法。

“节奏”

知识一点一点的积累,性子一点一点的磨砺,视线一点一点的看远。不再执着一分一时的胜负,只是不再那么随便放弃,懒了就休息一会儿,休息好了就接着做,脑中仿佛能听到咔嗒咔嗒的齿轮声,平常开始学着跑步时的平缓呼吸。

为什么能快?不是因为发力,而是因为节奏,寻找一切行事规则,一点一点的摸索跟随这种规则,使自己跟随这种律动,开始这并不是很容易的事,直到一点一点产生某种共鸣。然而这种慢的方法,一旦掌握,你就会有种随之起舞的感觉,每一种行为不再是一种劳动,而是因其所应,顺其自然,这种时候,你已忘记快慢,但这时,再也没有人能追得上你。

想忘记快慢,没那么容易,但是只要学会的这种规律,一点一点的去做,总有一刻,再也没有人追得上你。

2011-01-08 12:1243个人存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