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能饭否?

饭否回来了。

我印象很深的是老罗的话,就像一座居民被突然撤离的空城,突然开放了,几个人先回来了,他们发现城市的时间仿佛静止了,一切保持着原样。这种时间的错位感,我想我能懂。

我不想讨论太敏感的话题,事实上饭否跟我没什么关系的,它出现的时候我刚刚开始使用GR,那时我还依然保持对微博不屑一顾的态度(当然现在也一样)。那时我还不知道和菜头,我还不知道东东枪,不知道宋石男,那时的我,还在玩校内,还在上大学,还在挥霍青春。我跟它一点感情都没有,后来看东东枪的“俗话说”,一篇一篇看下来,完全不理解,是什么样的感情让人如此执着,执着到相信,一个已经被关闭一年多的网站,只是暂时的技术维护。

所以听说饭否喊大家回来吃饭的消息我就去了。一眼望去,已经尽是熟面孔,关停的这两年,我看了几万篇文章,这里全是那些我熟悉的作者们。我想如果饭否没有被维护这近两年的时间,我大概会在这里混熟了吧。

没有如果,我看到了太多神奇的故事,最神奇的,莫过王佩那个决定命运的站内信的故事,只因为一瞬间的错过,人生完全的转向了另一条路,这是何等的故事?

我始终没有玩twitter,我始终觉得,人们发明梯子本来是为了能更接近天空与星辰,不是为了离开一座死城,或是,进入一座死城。

我认同之前转载过的一篇文章的观点,在决绝与同污之间,我们有一个宽广的难以想象的世界,我们本可以做到很多,然而有些人直接放弃了,有些人死去了,我们本应有更多可以做的事。

我敬佩饭否的团队,并非因为他们是所谓的始祖,只因为他们的坚持,两年的时间,有多少人说过或是在心中说过,饭否已死,然而,它回来了。它存在的本身仿佛就是某种行为艺术般的讽刺,告诉我们,我们有多幼稚,我们到底是多么的软弱,我们到底是何等的无能。

我喜欢看到江南笔下那个跨越十年的短信的故事,在我十八岁。我崇拜那些英勇战死的Blog,爱枣报、牛博网、槽边往事、可能吧……,在我二十岁。而现在,饭否是我的HERO,它的故事足以让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不要甜美的沉睡,不要盛大的葬礼,我只想做一点事,在可能的被允许的范围内,做一点事。

2011-01-08 12:1035饭否三言二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