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cker时代

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这个消息,也不知道大部分知道这个消息的人是否真的知道这个消息的含义,wiki解密事件,我更愿意理解成Hacker时代的一个信号。

什么是Hacker?我不愿意简单的理解成那些软件技术控们,他们只是这个神秘世界的一部分,他们中有计算机水平只能算还好但精通人事的社会工程学Hacker(当然如果尊重传统的叫法他们应被称为骗子),有在自家卧室里培养克隆胚胎的生物学Hacker,有在车库里造出高仿真机器人的工程学Hacker,还有,还有这次的主角,虽然很多人认为这也是一位社会工程学Hacker,但我更愿意把它单列,信息学Hacker,一个很少被人理解的一支。

历史上著名的以少胜多的战例,我印象最深的有两个,温泉关战役与皮萨罗的率领500人的西班牙殖民军征服了拥有600万人口的秘鲁印加帝国。前者我视为冷兵器时代的绝唱,单凭勇气与地形因素产生的奇迹,反向也证明的在冷兵器时代,单兵作战的价值与自然因素相比多么的微不足道。而后者,历史学家无一例外的指明了这场战斗的本质,是火器时代对石器时代的终结,是技术差距对战争影响的最著名的一次实例。

那么,我们看到的是,技术对于人类很重要的影响是,我们每一个个体越来越重要,我们集体的价值,在不断被降低。人与人之间力量差距变得悬殊的令人难以理解,我们可以想象么,一个信息学Hacker可以令一个国家的整体外交部门集体性抓狂,一个社工学Hacker可以停止一个国家的电话网络,一个生化学Hacker凭借几个月的时间准备可以生产出足以杀死一百万人的生化毒剂,这是我们之前不可想象的,这不只是人类技术本身进化所致,而是由于某些新技术不但提升了世界的天花板,更让我们能够更简单的接触到那些强大到我们自己都想象不到的力量。

互联网,我始终认为,这个发明的意义,在于,我们从未像今天一样,如此简单的获得我们想获得一切条件,剩余的只是我们是否有足够的欲望与耐心。

很多人在说现在社会人与人之间的疏离,他们提出了很多原因,但我有一个想法,我们,几千年来的历史上,从未有今天这样,这样个人不需要其他人类集体帮助就可以获得成功,获得我们想获得的一切。与之相反,人与人之间的交际产生的效率摩擦,第一次在整个系统中不再为可以忽略的因素,一个伟大的软件,不需要一万个程序民工,而是需要一个真正的天才。

或许,还没有那么极致,我们仍然能看到,很多新时代的奇迹并非是个人创造的,但这些奇迹的制造群体,确实有越来越倾向于小团队的趋势,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小集体与个人的奇迹,在我熟悉的互联网界IBM-微软-谷歌/苹果-twitter/Facebook我看到了一代接一代蝼蚁撼巨树的神话,同时,我也看到了越来越多的新领域对天才们的门槛在降低,我看到了越来越多的新领域的Hacker们,金融、心理学、商业……

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正在整理我自己的资料库,这里面有如何在制造高效率燃烧弹的信息,也有如何完整入侵一个中型商业局域网的各种方法,还有更多关于各种领域,关于这个世界近乎一切学科的开门之匙。我远远算不上什么Hacker,但即使在我的童年梦想中,我也从未想象得到,有一天,我可以拥有这样的一切。

Hacker时代,你,准备好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