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杂的和简单的

如果用最少的关键词来描述我自己,我会用“矛盾”这个词。(有时我也觉得换用“不和谐”更有趣一些……)我的个性与思想充斥的这一特性,今天简单说一点,复杂与简单。

读书时我经常遇到一件很不公平的事,一般是做数学题,有段时间我常常把我的答案推导过程精简到三行以内,在我看来这再明白不过了,不过判卷老师认为我是抄没抄全……

前一段时间有人跟我说,你说话好复杂啊,就不能简单明确一些么?于是我扭头走了。

对于人事,我向来是搞不清的,这在我看来属于人间奥义的最后一页,而且是空白的无字天书,但我遇到的大多数人更喜欢通过人事解决问题,而非系统与程序。

我观看动漫的周期始终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波动,一般每个月有一半时间在看那种世界观复杂、注重形式与手法、叙事充实、价值观多元化的动漫,而另两个周一般在看那种简单的恶趣味、卖肉、卖萌、无视逻辑与常识、二元世界观、一看就能笑出来的东西。两者差异之大,以至于我自己都常常会觉得自己前两天看的东西太二了&太装了。

我买的第一副耳机是mp3上配的,估值大约在20元以下,消耗思考时间大约20秒。第二副是一个冷僻到这个世界上注定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不会知道的品牌(包括发烧爱好者都有不少不熟悉的……),价值六七百块,花费了我自己将近一年的零散时间,比对了几乎所有市面在售价值在我预算1.5倍以内的所有耳机,看了不下一千篇评测文章(这直接导致我现在还有偶尔去耳机发烧论坛看帖子的习惯……),我的第三副耳机,花费了我一个小时,我只是想了一下,这个不错,我买的起,ok。

上面那个消费变化周期几乎是我一切自主消费行为的翻版,简单-复杂-简单。

我认为微博是网民无聊化的标志,极少数人因为之前说了太多,累了,开始使用微博,大多数人只是因为完全没有写作与阅读超过三百字的耐心与能力。140个字决定了一方面它抬高了高质量作品的产生门槛,一方面降低了低质量作品的产出门槛。

作为一个资深伪计算机专家,我大概试用过超过一万种以上的软件(还不算版本差异),峰值在高二那年,我每月电脑上软件进出量大概接近一百次,最多的时候我的个人电脑上备份这每一类别软件的个人首席选择同时还保留着次选方案的安装文件,加起来差不多也得有接近百种软件。而现在我电脑中大概只有二十款软件,有不少还不是最新版本,这在以前大概是不可想象的。

我认为这种变化几乎是一切事都必须经历的。由无知而无惑,到有知而有惑,再到有知而无惑。我在思考是否还有接下去的可能性,在我看来,通过这种进化或许会产生新一级的无知而无惑(非贬义),现实世界的例子是最近在了解的苏特大法官。但那实在是我远远没有触及到的境界。

我试图把这种螺旋式思维进化应用到其他领域去,发现大多能起到很好的指向与示警作用。但不可能产生任何推动与改变。不过这促成了我的一种习惯,当我觉得一件事太简单时,我一般倾向于复杂化考虑,反之亦然。

2011-01-08 12:0232三言二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