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难忘

今天又看到她,一瞬间又有些心肌炎复发的效果,自己也嘲讽自己,何苦,你这跟自己没事抽自己耳刮子玩有什么区别?

没得解释,我也不理解,我只知道这应该不是爱情。

但终归还是忘不了,如同黑暗中出生的昆虫,见到光就飞过去,火也好,死也好,仿佛本能,无从解释。

常问自己,你可以做些什么么?可以让自己能更从容的站在她的面前,让自己可以微笑着跟她聊天,甚至进一步,可以带来幸福与快乐?

答案是我什么都不会做,我不觉得我会为除了我自己以外的其他人做些什么的,以我自私的性格。

歆慕而踟蹰,欲语而讷讷。

有时候我自己都被自己催眠了,我告诉自己,我之所以多年来努力充实自己不是为了我那天生就填不饱好奇心,我之所以不喜欢跟身边的女孩子接触不是因为自己怯懦自卑,我之所以培养各种各样的兴趣爱好不是因为我那永远集中不起来的注意力,这一切只是因为……

前辈们说,这件事,其实很容易。

想忘记,但也在想,这样也不错,仿佛吊在头前三寸的骨头,不这样的话,这身懒骨头只怕会躲在墙角睡觉一直到长出蘑菇来。

这么一想又觉得有些亵渎她了,突然想起堂吉诃德,我们在做的事岂不是一样的么?一样的不合时世,一样的不切实际,一样的无用之功,一样的虚妄而又可笑。当然,一样的,我们都有自己的公主。

不过,幸而我知道,除了中国的教科书,大部分关于那位爵士的说法是,“理想主义的最后守护者”

那次的见面我不会忘记

三行如何写满我的爱意

再见再见让我继续回忆

2011-01-08 12:0033个人存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