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人生的两记耳光

昨天,十点多,终于撑不住了,剩下几千字没看,草草扫了一眼结局,一头倒在床上几乎立刻就睡着了,朦胧间回想,整本《王天逸行侠记》说到底,其实就是人生的两记耳光罢,一记正手,一记反手。

说来好久没这么疯了,两天,看了差不多二百万字,中间那晚上只睡了五个小时,两天加起来只正经吃了一顿饭,还放弃了四个小时的周末加班费,真的,二十岁以后,真的没再这么疯过了。

不过为了一本好书也是值了,《王天逸行侠记》,我坚持用这个名字称呼他,尽管这个名字对于作品的下半部来讲就好像一个笑话,一个莫大的讽刺。这是一本不错的书,放眼去年面世的所有武侠长篇,尽管心里上更倾向于小椴的《开唐》,但理智还是明白不误的告诉我桂冠属于《王天逸行侠记》,巧的是这也恰好对应了这两本书的风格,一个浪漫,一个现实。

我一直认为幻想小说的终点一定是现实,正如同现实小说的终点一定是荒诞一样,这一点可以看看小椴的《洛阳女儿行》孙晓的《英雄志》香蝶的《钟馗嫁妹》《绯门记事》,这几本基本上可以视作这一代武侠小说的顶峰之作,无一例外的是,他们每个人都拿着武侠的笔写着现实的事。

这本小说读起来很累,尤其是下半部,我甚至有些厌恶,以至于昨天没看完就睡了,并非是作者的问题,是我自己的问题。我讨厌照镜子,尤其讨厌照镜子时见鬼看到二十年后的自己——一个猥琐的中年老处男。说来上半部里的主角其实要比下半部里惨得多,但我反倒没什么大反应,因为我只不过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没错,就是一个傻逼的磨难成长史。

关于傻逼

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不管再怎么风吹雨打、金销玉蚀,它们总是就那么傻逼乎乎的立在那里,也总有一些傻逼无论自己看过什么、听过什么、经历过什么总是不介意继续坚持这些东西,哪怕别人骂他是傻逼也好、驱逐他们也好、威逼他们也好、强奸他们也好、把他们绑在柱子上烧死也好,他们的尸体依然立在那里,臭在那里,万年之下你也还能看见鬼魂飘在那里,依然不介意。

举世皆是智者,但总要有人去做傻逼的,不然就没人能告诉智者们,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些不同的东西,一些智者们心底里想过,但打死他们也不敢说不敢做的事。如同我,反正本来也不怎么聪明,就不介意去做个傻逼的,不介意像个傻逼似的停车在空无一人的红灯街口,不介意像个傻逼似的在排队的时候从来不让人插队,不介意像个傻逼似的在大家都看成功学与厚黑学时还抱着一本《堂吉诃德》,不介意像个傻逼似的在“这个年代”还坚持什么狗屁公平正义。虽然经常有些小别扭,但我还是不介意的,所以我不害怕书中上半部主角所遭受的一切磨难,再有代入感也不害怕,只要你还是一个这样的傻逼,你也不害怕,有什么可怕的,总有她给傻逼织毛衣的。

但下半部就不一样了,也正如每一个我这样的傻逼都害怕过的事,有一天你照镜子时见鬼了,一不小心看见了二十年后的自己。你不能不害怕,不管那时候你还是不是个傻逼。锦袍司礼嗅花虎,几年不见得王少侠,厉害多了,知道权衡利弊,知道牺牲别人,知道做事就不能怕脏手,知道戴着面具夹着尾巴,知道跟不管什么人说话都三分真三分假三分胡扯。你看着,不能不害怕,面前这位保不齐,就是二十年后的你。

关于武侠

你真以为这是一本武侠小说?那你还真看错了,这其实是一本黑帮小说。不信?看看吧,作者已经用尽心力在暗示这一点了,拼命弱化武功的意义,降低武力的门槛,把实力更多的着眼于金钱与势力,在这里大多人并非是武功高低的区别,而是新手与老手,有枪与没枪的区别,至于武神?那是特例的低智商超能力者。

老实说看到长乐帮五老的时候,看到慕容家两位少爷的时候,看到武林大会那一场场闹剧的时候,你还没反应过来吗?这里确实是江湖,只不过非侠之江湖,而是黑帮的江湖。

所以说在这里面最突兀,最不和谐的,莫过于这个侠字,丁三整本书基本上都是个大侠,王天逸也努力当了半本书的大侠,不过,在黑帮的世界里,出现了几个大侠,您觉着他们要是不被拍死,有天理吗?抱歉,这本书里没有大侠,大侠已死,有事烧纸。

关于杂种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岳中巅来了,这是小说里的一个坏人,小人,品种挺纯的,我挺喜欢。

这年头纯种东西少了,真的,我认识的人里,我一直对一个大学同学印象挺深的,不为别的,这人是一品种挺纯的坏人,随便打个交道就能被剥层皮,做起坏事来光明正大,脸皮厚的描述起来现有量词都不够用的。但我真的能记住它,还想跟他保持一定的关系,不是我犯贱,是因为这年头纯种的东西太少,不管好坏,能坚持住的,没几个。

小说里到难能可贵的告诉我们,在这个复杂多变的环境下,出几个纯种货会有什么后果。比如上半部王天逸那纯种的厚道,丁三那纯种的侠义,岳中巅那纯种的坏心眼,武神那纯种的天真。

这个世界上还是杂种最好做,长的都差不多,不算强也不算弱,生物学家都告诉我们了,品种太纯了不是大力弱智就是残疾天才,挺难养活的。偏偏作者模拟的接近于真实环境的培养皿,于是,你能看到的只可能是一只茶几,一桌杯具。

关于八卦

严肃的说太多不好,说点八卦,我觉着吧这本书下个评语呢可以这么写“本文是腐文,作者女仆控”。

开玩笑的啦,不过作者这本小说还真有奇怪的地方,我是阅读到后面越琢磨出味儿来了,就是打死都不谈情说爱。

主角全书艳遇仅两次,合计描述时间不超过二十分之一,一个是“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知不知?”,一个是匆忙的接近,匆忙的结婚,再匆忙的分离,连床边都没摸着就挂了。就好像多写一个字就会少块肉一样,分析全文,男性人物若干(n>100),女性人物我记得住的不超过十位,出场时间严重比例失衡,就算是女的基本上也是龙套人物或道具类人物,作者真不怕女权组织打官司告他吗……

再接着,两位女猪脚,哎,老实说还真算不上,这哪是猪脚啊,男支线配角出场时间怕都比这两位长,算了,除此之外,还都是女仆属性,哎,作者还真是恶趣味啊……

好了,玩笑开完,正经的说,其实除了有可能作者不擅长或不喜欢这类情节以外,可以考虑到的是,这本书实在太过于沉重,沉重的很难以放得下寻常的感情,这里是黑道,不是女性该来的地方。

关于缺点

这是本好书,我看着也很喜欢,不过缺点也明显得不得了。

第一是啰嗦,老实说作者的局布的不错,不过不知道他是对自己没信心还是对读者没信心,非要把一个好好的局下完了非要复盘一遍,非要把每个细节展示给你看,留白啊!留白!写得太细了反而没有脑补空间了,对于懒得动脑的人来讲是福利,对于我,我得说,你在鄙视我的智商吗?……

第二是细节,整本书作者从大的方面把握得不错,基本上节奏感也还行,就是细节上粗糙了点,很少会有名家笔下让人看了会心一笑的妙笔,只是很实在的文笔,这样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未免失之于平淡,文似看山不喜平。

关于分歧

很多地方我的想法经常是,没错,这里写的理所应当,这很难得,真的,一个理所应当考验的是一个人的阅历与逻辑,每个人的心理反应,每个人的行为反馈,每个人根据其特点与所处的环境所必然的结果。能写得一个理所应当,其实很不容易,但这里我有一辩,是关于武神老大的。在作者的笔下,大部分人都是我们能看到的常见物种,武神是个例外,在这里这是位软弱的超能力者。他有逆天的力量,虽然最后我没看他是怎么死的,但就我看过的部分,一个逆天他当得起。但,一方面他强的可怕,一方面他又弱的可怜,老实说,它符合某一类标准形象,比如我们听说过的某些天才,或许在某一领域强横绝伦,但剩下的时候又弱的可怜。但,我觉得,不知作者接触过天才没有?老实说,就我的个人经历来看我向来是不敢跟着大家嘲笑天才们的短处的,因为就我接触的和了解到的这类人,并不像我们大多数人想象的那样强的过强,弱的过弱,而是强的地方,他们有资格说自己强的,弱的地方,一般人还不够资格说他弱,他们往往多才多艺,他们生活中的水平也不比别人差,相反,他们有他们独特又与众不同的一面以外他们的月之暗面未必有你想的那么差,常常反而是让你惊讶。天才们之弱处常常是大家自己的想象,就我所见,他们其实往往是整体压倒性的存在,或许你也可以这么想,一个人能在一个领域强横绝伦,往往意味着他在基础能力方面的过人之处,而这些过人的基础能力,往往会让他们在很多领域无往而不利,我很难想象一个真正的武学天才会如此的软弱,如此的不堪一击。或许你是在夸张,但我不喜欢这种倾向,这种想当然嘲讽倾向。

说了这么多其实反倒多是在借他人之酒杯,浇胸中之块垒,说到底亦不过都是些胡言乱语罢了。好书,还是要自己看,自己悟,自己想想。在这里感谢作者,感谢你写了这本书,杀掉了我一个美好的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