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是一种什么

临下班时,两个小助理在那里说

“你放在mail里的是什么啊?”

“《幸福是一种心态》,我早就给你们看了。结果这两天考试考‘幸福是什么’,一个个又问我来要。”

呵呵,原来幸福也是有标准答案的啊。幸好我不用参加那个基础常识考试,要不然,我还真背不过幸福是什么啊。

不过,幸福到底是什么呀,学了这些年的习,读了这么多年的书,全没用处,思来想去,到似越读越糊涂了。

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就是幸福?这话太孩子气了,真让你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你若不是不知做什么好,就是被自己的欲望吃掉,骨头渣都不剩。其实大多数人都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做什么的。他们在做不到的时候什么都想做,这不是真正的兴趣,这不过只是好奇,只不过未知事物对人类永远有吸引力,他们不过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而已。这种人你就算把所有外界条件全给他备齐,他们的结局大概也是无聊而死,大概他们本身都太过无聊了。

有另一种人,看起来还是很有理想有追求的,他们能看到一个目标,更好的是这还是一个不太难实现的目标,一般来说无非是占有一些什么,占有一些钱,占有一栋房子,占有一个女人,占有一个家庭,占有一些名望,占有一些权力……还好,这世界上有太多东西,一时半会是占有不过来的。但,这事总是这样,占有的越多,不但填不满心上的空缺,反而会让黑洞越来越大,你不得不找更大的东西填进去,然后变得更加空虚,你疲于奔命,不断地找更大的东西,占有,再塞进你的心里,知道有一天,你再也跑不动了,嘭,的一声,一切都消失了,你占有了一辈子,最后什么也没能占有。

好吧,这世界上总是有一些大多数人认可的标准答案的,不管他们对不对(很遗憾经常是不对的……),这终归是最多人到达终点的一条路,至少,这是最安全的一条路。据说,据大多数人说,幸福啊,在于平平淡淡,不喜不忧,安然一生。哎呀呀,我最早听到的时候,还以为最后一句是黯然一生呢。老实说吧,我不相信,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正确答案,也不管这是不是正确答案,我不相信。我还年轻,我是不能相信一条没有星光也没有风浪的田间小径是通往幸福的路。或许这真的是通往大家公认的幸福的路,那我就不得不怀疑大家的幸福了,这是一条没有梦的路,十年后二十年后我或许会每天买菜回家认真工作晚上睡觉不吃安眠药照样一个梦不做一觉睡到大天亮,现在不行,就算真的有一天我真的不再做梦了,我希望至少有做过梦的回忆,you’re beautiful,就算追不到你,我可也不想连追都不追就认输。大家都认可的又怎么样,这世界上的事情分得明真假的已不多,说得上对错的就根本没有几个,举世阍然,只要我还没死,说不准我便是你们的反例。

最后的最后,还有一些人,他们实在太稀少了,以至于每次我无意间看到或听到他们的消息,都会惊讶的说,原来你们还没死绝啊。我所知的这一物种最早的一位祖先叫墨翟的,“摩顶放踵,利天下,为之”。这种人叫什么来着,理想主义者还是疯子。我更喜欢管他们叫浪漫主义者,他们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场最盛大的行为艺术,他们的存在仿佛只为了向我们证明,那些只存在于我们想象中的和传说中的那些美好、激情、伟大、不屈、纯善……原来是存在的东西。我很向往这样的生命,我不知道他们幸不幸福,据他们说他们很幸福,他们大概走的是通往幸福最难走的一条路,一条光荣的荆棘路。流年不利,这类生物最近越来越不好活了。我想起了上帝,起初他活在我们的信仰里,呼风唤雨,后来我们都没有信仰了,上帝就死了。

我还是不知道幸福是什么。我还没能完全想明白我要做的事,所以我不会胡乱奢求什么机会和条件,我想那一天我真的想明白并下定决心的时候,真的全世界都会让路。我会先去占有一些东西,这些是备下路上吃的,我的脚步总会经过一些格外荒凉的地方的,我不会倒果为因去追求占有,因为带太多东西我会累的走不动路。我不会走上平平淡淡那条踩满了脚印的路,至少现在不会,这世界上有太多东西只有在特定时间特定地点特定条件下才会生效。我何必这么早就认输,还年轻,路也长的很,有那么多人都不怕走小路,我怕什么?理想主义,他太美好,如我这般污浊之人恐怕很难做这火苗的蜡烛,杂质太多。但只是一个小火苗的话,我是不介意的,偷偷地藏起来,在心底的最深处,用我为数不多的一点纯净,维持着一个小火苗,我希望我在死之前它都不会灭掉。

说来说去还是那句话,先上路吧。走错路也是无所谓的,谁又真的知道正确的路是哪一条呢,反正还远得很,风雪也好,花月也罢,总是要见了才甘心的。幸福是什么?管他呢,我自去做我的事,看我的书,走我的路。谁要有幸福的话,也借我玩几天?

2011-01-08 10:5536个人存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