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08, 2011

阿北说要有光

豆瓣是个很奇怪的网站

我在想如果硬要把一个网站以某种形式定位的话,那这个豆瓣的定名是最难做的,我想了想,应该是“如果我给外国友人介绍中国的网站,如果只有唯一选择的话那么我的选择网站。”

好绕口……

之所以这么难,主要原因在于豆瓣自己。完全四六不靠,不是最大,不是最有文化,不是最有钱,不是最有前途,不是最有潜力,不是最有创新,不是最有活力,不是最有趣,不是最有价值,不是最……什么“最”都不沾的。连最古怪都不算。

他不跟你们一块玩的。

没错,豆瓣完全不像中国的一个网站,他的游戏思路与近乎所有的网站都不一样,他跟国内的网站玩不到一块去的。这一点我在六年前就发现了,那是豆瓣还刚刚出现不久,那......

January 08, 2011

活该

我说了,对节日,我一向是没啥好感的,我嫌麻烦,我身边的大多数人没啥真正的娱乐精神,却又不懂得人类需要休息这一真理,所以大多数时候节日是一个灾难。

这其中的巅峰是春节,仅次于春节的是圣诞节,没错,圣诞节。

要说其实国内正儿八经参加这个耶稣诞生纪念日庆祝也没几年,我记得初中那会,很多人还搞不太清圣诞节是哪一天,要么怎么说中国发展速度快呢,没几年,满大街卖水果的小贩都知道12月24日的苹果好卖了。

要说这一天实在不怎么适合大举庆祝的,时值天气接近最冷而大家有还没完全适应最冷温度的分割点,满街都是没有信仰只想狂欢的盲目者,学校的学生接近年终考,公司的民工们要做年终结盘,离元旦太近,离春节又太远,......

January 08, 2011

虚构的重生日

暴雪的下班路上,一个青年被撞死了。

“喂,就不能通融一点么?我明天过生日啊,多让我活一天成不成?”他死之前如是说着。

“你确定?”

于是,似乎他能多活一天了。

他看了看,路上既没有夸张的鲜血,也没有黑色的刹车痕,或许只是刚刚走神了一下也说不定。

但谁又敢赌呢?弄不好这真的是最后一日了,谁又输得起呢?

可是最后一日又能怎么样?接下来该做什么?

他边想着边走着,雪还在下,似乎越来越大了。

回到宿舍,依旧是第一个到达的,被撞死又活过来,结果还是我走的最快,你们也太不给力了吧。

习惯性的点开电脑的电源,然而自己却在发愣,还剩一天了,我还要玩电脑么?应该做点更有意义的事吧,那么什么是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