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6, 2012

工友三事

其一 彩事

周末干活,最好之处在于监工大多偷懒不来,所以气氛活跃,大家聊着天听着歌,干活也没那么累了。

不过工友聊天,左右不过几个话题,翻来覆去,无非家长里短,柴米油盐,鸡毛蒜皮,听过几次,也没什么新鲜了。

大多数话题,都是有指向的,比如聊孩子,那就是那几位三四十的欧巴桑最热衷的,那几位刚生了孩子的年轻姑娘就只是安安静静的听,发言权是没有的。偶也有外人插嘴,大多被阿姨们柔和而蔑视的目光给顶回去,不受内伤已是功力深厚。

又或者球赛,那是断断没有女人插嘴的,仿佛有什么晦气似的。而聊的起兴的那几位,声音必然越来越大,你能感觉他们聊的不是被踢在脚下那颗69cm的球,而是挂在他们两腿之间的那对。......

January 17, 2012

俄狄浦斯情结

“总的来说,我父亲无论如何也算不上是一个坏人”

“尽管他有时一周连续六天喝醉酒并对我施加语言暴力,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他终归会有他自己的社交生活,别人让他喝酒他总不能不喝,这便是不给人面子,可视为自绝于人民,不符合人类的正常社交规则。”

“醉酒后人都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这是常识,没有人会对酒鬼的行为记恨。”

“何况,尽管醉酒,他骂我的事情总有一些是正确的,很多事情确实是我做的有很大的不足,人做错了事,他人指出,语气不好,也是总可以理解的。”

“再说他是我的父亲,子曰:子不言父过,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既然是那么伟大的子曰过的,想来总是正确的。”

“这种情况下,我偶有不......

December 25, 2011

静候佳音

事情起源于韩寒那篇《谈革命》

看到那篇文章我第一反应是沮丧,他未免也太快了点。

写字的人一般都有两种焦虑,其一是死人带来的焦虑,因为那些已死的灵魂如阴云一般笼罩着你,你一辈子都赢不了他们,甚至你写的一切都受他们的影响,你表达的任何思想都超不出他们划定的界限。对于这一点,如同诅咒,但这绝对是一种奢侈的焦虑,更可怕的是另一种,对于大多数人来讲,你甚至都没有挑战死人的资格,那些活着的人都足够让人焦虑一生。

有很多人写的比我好,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也并不关心这一点,我更关心的是他们的进步速度,很少有人可以在他们的作品里看出他们持续的思想进境,因为很多人当他们写下第一个字开始,他们已经不再进步。他......